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640章 时日无多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夜色已渐渐深去,本就寂寥的剑阁,在夜色笼罩下来后,更是变得了无声音。只有偶尔几道细碎的剑气破空之声,才说明有剑阁弟子,还在趁着月色苦练。

而林白此刻已是不在剑阁那座剑状的山峦上,因为他被青一子生拉硬扯的,带到了剑阁山下的滔滔河流之前。而且这老人家也有趣,把林白拉来后,一句话不说,只是静静的坐在河畔的大石上,静默无比的望着一去而不返的滚滚河水。

青一子不开腔,林白也不吱声,这一老一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河畔。四下一片宁静,只有河水偶尔不断往下冲刷,发出的细碎水流声,或是河水中的鱼儿,在夜色中溯流而上,穿越过浪涛时,高高跃起,然后跌落在水面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明月悬于天幕,清风吹在身畔,河水涛涛。对于这种久违的寂静,林白很享受,不管是在红尘俗世,抑或隐世,再或者是到了仙界,他都一直神经紧绷。而在这一刻,望着眼前宁静的一切,他那颗已是有些疲惫的心,也终于变得渐渐放松下来。

“喝酒吗?”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青一子才缓缓开腔,声音却是有些沙哑。

听到青一子这声音,林白才愕然发现,原来在青一子的身边,居然还放着一个酒葫芦。林白嘿然一笑,也不去回答,直接拿起酒葫芦,仰头灌下一大口。

出乎林白的意料,这酒并不是如万字楼中的那什么青酒般,掺杂了许多灵药的灵酒。而是最为纯粹的俗世烈酒,乍一入喉,而且酒性极烈,乍一入喉,登时便觉得就像是吞下了一条火线,一道辛辣,直接从喉头灼烧到了腹部。

虽然青一子拿出这样的凡俗之酒,颇叫林白诧异,不过仔细一想,林白却也释然。如青一子这样自傲到了极点的剑修,一身铮铮傲骨,那些性子绵软的灵酒,哪里能对他的胃口,只有这样一线喉,热辣到极点的烈酒,才配他的身份。

“好酒!”饶是林白在俗世的时候,也算是喝了不少的好酒,但如这样性烈的酒,他却还是第一次喝到,当即双眼放光,不禁赞叹出声。

“尘封了百年,就算是在劣质的酒,放了这么长的时间,也绝对是好酒!”青一子闻言淡淡一笑,然后从林白手中接过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口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而后转头向林白望去,似笑非笑道:“你已经看出来了?”

“看出来什么了?”听到青一子这话,林白心里莫名有些发慌,头扭到一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之中,他有些抗拒青一子的这句问话,不想去承认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老夫这一生,最讨厌那些故弄玄虚的假道学!人活于世,就该自由洒脱,有什么能说的,有什么不可说的!”青一子闻言,眉头微微皱起,沉声道:“不就是时日无多了吗,又算得了什么,老夫自己都不介意,用得着你这么含糊其辞的?”

果然如此!此言一出,林白神情登时一黯,从见到青一子的时候,他从青一子的面相上,就看到了一抹灰气,按照相术来分析,那是人寿元将尽时会出现的迹象。不过他当时觉得,以青一子的修为,应该不会如此,但后来青一子言语间,不经意表露出的那种时日无多的慨叹感,却是叫他有些怀疑,会不会一切真是被自己料想对了。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在不断的回避着这件事情,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没有问出这个问题,可青一子居然先跟他提及了此事,而且还是用着这种洒脱的口吻。

他不敢想象,假若青一子真的身陨的话,那局势又该是复杂到怎样的地步。如今仙界本就暗流汹涌,元古和玄古虽然不见其形,但他们在仙界又怎么会没有徒子徒孙,那些人怕是早已知晓了自己的存在,如今也正在蠢蠢欲动。

青一子假若亡故,一场腥风血雨,必将扫荡整个仙界。而等到那时,自己的修为,不过是无相境,就算是有天理老人这个癫老人相助,结果怕也不会太妙……

“还有多久的时间?”虽然心中慨叹英雄迟暮,但林白却也明白,这是根本无法回避的,沉默片刻后,仰头灌了口酒,然后对青一子缓缓道。

“按照我自己的预算,最长的话,也许还有一年的时间吧。”青一子轻轻一叹,然后缓缓道:“人生一世,和咱们眼前这河流是何其的相似,就算是曾经浪涛滚滚,就算是拍碎乱石成空,但终究都是要滚滚如水,汇入大海,最终无形……”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林白闻言,也是轻轻叹息出声,莫名间,他更是想起了俗世之中,那位圣人曾经对时光岁月所发出的感慨,和而今青一子的话,是何其的相似。

“死,我并不怕,人生在世,能有这么久的光阴,已是够久够长了。”青一子轻轻一笑,抿了口酒,洒脱出声,旋即神情微微有些黯然,轻叹道:“只是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再无法看到青莲前辈期待的那一日出现,也无法看到真儿那小丫头,未来的成就……”

“是晚辈让前辈失望了……”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开腔,在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觉得,自己对实力的渴盼是那样的剧烈。

如果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能够泯灭掉玄古和元古,能够完成青莲的遗愿,也许自己身边这位时日无多的沧桑老人,就不会心有遗憾。

“错了,虽然我百般苛责,但实际上你并没有让我失望,反而让我很欣喜。要知道你没有进入仙界的时候,我以为你的修为,最多不过是晖阳境罢了,没想到竟已是无相。”

青莲闻言,嘿然一笑,然后舒展了个懒腰,扭头向着林白扫视了一眼,缓缓道:“万初洞天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了,剑出去,我也无法控制,那小丫头的死,是我的责任。”

“此事与前辈何干,皆是时势造就罢了,谁也不曾想到,洛曦她会以身赴死,挡住前辈您那一剑……”林白摇了摇头,对青一子宽慰道。

“是我的剑杀了人,那便是我做的事情,与时势有何干系。”青一子轻笑一声,然后苦笑道:“若是被宿贤卿那老匹夫知道,我已时日无多,怕是他做梦都会笑醒。”

林白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当日自己从万初洞天离开的时候,宿贤卿就表露出了对青一子极致的憎恨,如果让他知道青一子寿元无多,的确会开心到做梦都笑醒。

“素姑娘知道这件事情吗?”笑着笑着,林白却是沉默了下来,然后缓缓道。

他从进入剑阁开始,就看得出来,素还真眼眸中对青一子的那种眷恋。想来在素还真的心中,是早已把青一子视作了父亲般的存在。如果青一子寿元无多,撒手人寰的话,她定然会痛不欲生,就像是当初自己目睹李天元离世时一般。

“还不知道,我没有告诉她,不过真儿性情坚韧,应该无事……”青一子闻言略一沉默,然后洒脱的摆了摆手,故作坚强道,不过林白分明看出,月光下,他眼眶里有些晶莹。

而且林白明白,青一子这话,纯粹在宽慰他自己的心罢了。素还真的确很坚强,也有着极大的霸气,但越是坚强的人,有时候遇到难以释怀的事情,便会愈发神伤。

“不说这些了……”而就在林白沉默不语的时候,青一子却是陡然起身,目光缓缓扫过身前的滔滔河水,然后转头望着林白,眼眸中满是炽盛的光芒,一字一顿道:“你可知道,我让你前来此处,除了想请你喝酒聊天之外,可还有什么事情?”

“晚辈不知道。”林白闻言默然,缓缓摇头,虽然他的确是不知道青一子所为何事,但他分明从青一子而今的神情中,看到了一丝决绝,如终于做出了什么思虑已久的决定。

“谅你小子也想不到。”青一子洒脱一笑,直视林白,一字一顿的轻笑道:“老夫所做之事并无其他,只是想把我的天脉,送予你小子而已!”

什么?!此言一出,林白登时愕然,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实在是没想到,青一子将自己唤来,竟是要做这样的事情。天脉乃是修行之本,青莲若是将此物送与自己,那岂不是会让他本就所剩无多的寿元,更加大幅度的剧减!

而且就算是青一子真要把天脉拿出来,那也应该是传承给他的真正传人素还真,也不是自己这个,算起来只不过是与他今时今日才算见面之人。

“不要拒绝!我时日无多,也无法成为青莲前辈的传承之人,但我要我生命的一部分,与你并肩而战,唯有如此,才算不枉此生!”青莲直视林白,眼眸中神情如火,郑重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