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七章 情 敌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章 情 敌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1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沈公子的保镖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亮出浑身能动的肌肉。天纵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自己没受伤,绝对可以把这个木桩直接打趴下,这种保镖只不过是拿来摆花瓶的,不过,在美女面前也不能示弱。

这时,小林在医院的楼上透过玻璃窗看到天纵正在医院门口外好像与人发生争执,于是站着看热闹。

天纵很困倦了,仍死硬撑着眼皮道:“你快走吧,你爷爷我打架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里拖着鼻涕弄鸡屎呢,我不用出手,照样能把你打趴下,用武力来打倒对方是野蛮人的事情,我相信小嘉也不喜欢,是不是,小嘉?”

小嘉听后点点头。

沈公子觉得不妥,看着天纵这副悲催的模样,要是再使用暴力,会给小嘉留下不好的印象。他摆摆手,那保镖自动闪到一边去了。

天纵知道沈公子中计后,又道:“小嘉,你喜欢沈公子吗?”

沈公子没等小嘉回答,抢答道:“当然了,我与小嘉认识了两年,巴掌大的菜园子,你算哪根葱,还有脸问小嘉喜不喜欢我?”

天纵看着小嘉,小嘉点点头。这表示确实认识了两年,也可以表示认识了两年但一点感情都没有。

天纵道:“等等,感情方面是不论时间的,要是用时间衡量,这感情就没价值了,这世界也不会有什么爱情之类的事情了。”

沈公子没听出天纵在说什么,说自己没听懂就显得没文化,只能转移话题道:“小子,今天看你伤成这样,也不好跟你比试,有种等你伤好了再跟你比个高下怎么样,敢不敢。”

“哼,敢啊!老子奉陪到底,说,比什么?”

“小嘉,你说,我们俩要比什么?”

小嘉心烦意乱道:“哎呀,你们一见面就吵什么啊?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又不是你们的战利品,你们比什么比?我不管了,你们自己玩吧!”

小嘉丢下这两个人,回诊室去了。

天纵与沈公子斗眼,几乎擦出了火花,鸿熙在一边看着小嘉离去,心里也无话可说,他心里是喜欢小嘉的,然而自己的好友天纵也喜欢小嘉,这样就麻烦了,也不知道天纵是真喜欢小嘉还是假喜欢小嘉,更不知道小嘉到底喜欢谁。鸿熙叹息:哎,自己不会说话,又那么笨拙,小嘉怎么会喜欢呢?老爸教人通灵,却没教人如何看透一个人的心,特别是女人的心。

鸿熙带着依依不舍的神情看着小嘉的倩影离去。

天纵对沈公子道:“过几天等我伤好了,你就等死吧!”

“这年头说话也是要负责的,别老是吹牛皮后不兑现,还不知道谁等死呢!”沈公子也是个倔强的驴,他最喜欢有竞争对手了,在乏味的富家子弟的生活上才有乐趣,才发现自己的存在。

天纵去开车子时,楼上的小林看见了,那是一辆非常拉风的保时捷,在阳光的照耀下特别的光彩夺目。

小林赞叹道:这小子果然不是穷酸佬,竟然能开保时捷。

小林眼神中顿然带着一种依恋之情,回想起天纵那贫嘴的模样,还有那多情的眼神,酷帅的脸蛋,除了那两根被打得像腊肠一样的嘴巴外,其他的都还很和谐。

小林自然而然的微笑起来,看着天纵的保时捷走远,在她眼里,那辆保时捷不是车,而是一沓钞票,一个无限阳光的未来。

在车上,鸿熙问天纵道:“你知道关于小妹家里的事情吗?”

“问这干嘛?”

“小妹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天纵急刹车道,一听说到不干净的东西,天纵就回想起昨晚那些牛鬼蛇神之类的图像,他在医院里为了泡妞熬了一夜,度过这一夜是多么的艰难,除了能尝到小林那软绵绵的味道外,在医院呆一无是处。这会儿鸿熙突然提到不干净的东西,害得他吓了一跳。

“你这么大反应干嘛?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也不是第一次听我说这不干净的东西。”

“不是,我昨晚没睡好,一时走神了。”

“你行不行,还是让我开车吧!”

“也好!”

两人下车交换了座位。

天纵挨着车椅在想:小妹身上染上了不干净的东西,怪不得我昨晚被人打的时候她还在一边开心的笑着,看来还真是有点反常。

天纵道:“小妹家里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是去怡红发廊店洗头才认识她的,后来也带你去过,你也认识的啊!”

“这哪能叫认识,你那种纯粹泡妞玩玩的认识,明天几乎不认识了。”

“当然,我比你深入认识一点,小妹真的是大学毕业生,她一时找不到工作,一直也隐瞒自己真实身份,怕说自己是大学生,落魄到去发廊打工。”

“呃?我还以为是你乱说什么大学生的,而且附近是红灯区,小妹那样的打扮,难免让人产生怀疑。”

“人家可是正经的姑娘,你可别想歪了,可惜我泡了这么久,这小妮子就是每次都滑头的溜走了。”

“不是每个女孩子都看重金钱,你这种靠一辆保时捷,几个小钱就泡妞的方式,最终换不来爱情。”

“爱情?爱情值几个钱?这世道,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最终都是落叶归根跟钱较劲,我见得多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老爸就没那么重金钱,还是我老爸好。”

“你老爸是隐士,不食烟火,那不一样。”

“也不算是隐士,昨晚还骂我不孝,不带他一起出去happy。”

“哎,你老爸这人其实挺有意思的,下次一定叫他出来一起疯。”

“言归正传,咱们还是去小妹的发廊店问问老板,看看有没有知道小妹情况的。”

“大哥啊,我现在很累啊,能不能改天啊?”

“小妹的性命危在旦夕,你知道不?”

“她怎么了?”

“我老爸驱鬼后,小妹的魂魄早已经不在她体内了,老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召回了两魂六魄,还有一魂一魄不知所踪。”

“真邪乎!好了,我舍命陪君子吧,怎么说跟小妹也算是朋友。咱们去怡红发廊店问问老板。”

怡红发廊店的梁老板今早刚在门前插了三炷香,这是她开门做生意的习惯,图个吉利。

一辆保时捷停在了门口,梁老板看到是天纵的车子,赶紧打招呼道:“哟,天纵哥送小妹回来啦,昨晚玩得开心吗?”

梁老板看到天纵鼻青脸肿的,惊讶道:“哟,你这是演哪一出啊?怎么弄成这样?”

“别提了,人有旦夕祸福,出门在外,总有不舒服的几天。”

“天纵哥就是看得开,呵呵。小妹呢?”

天纵拉着梁老板说了一下小妹的事情。梁老板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了,道:“小妹是我的一个亲戚家的孩子,大学毕业没工作,来我这里帮帮忙给客人洗洗头按摩按摩而已,没听说她家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在我这里也没见过她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举动。”

天纵咕哝道:“那就怪了。”

梁老板提醒道:“会不会是你们昨晚去了什么地方,惹上的?”

天纵醒目道:“有可能。”

天纵离开了怡红发廊店。

鸿熙问道:“怎么样,你们两个叽里咕噜的,问出结果没有?”

“老板说平时没见过小妹有异常,我估计事情的原因就在夜来香ktv。”

“咱们这是去夜来香?”

“那还能去哪?”

“你猪啊,夜来香白天不开门!找谁啊?”

“是哦,我怎么给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要不咱们爬进去?”

“爬?我可没这么大本事。夜来香包厢封闭,没有窗户,你难道有遁地术?”

“这个——你就看我的吧!总之你跟我来就行。”

走进夜来香,这时没人在,这里只有晚上才营业,上了二楼,大铁门紧锁。

天纵推了推大门,道:“说你不信,这么严实的大门,你爬给我试试?”

鸿熙默不作声,从兜里拿出两根铁线,只见他动动两下,那门锁咔嚓一声就打开了。

天纵眼都大了,吃惊道:“你小子是神偷再世啊?”

“嘘——!”

天纵赶紧闭上嘴,跟着鸿熙溜进去。

鸿熙把门重新关上,以免有人看到。

天纵小声的对鸿熙道:“鸿熙,鸿熙,这里好像阴森森的,要不我在外面等你吧!”

“你Y这么怕死啊,不是有我在吗?你怕啥?”

“你的武功是不错,可是我听你老爸说,你道术还是个小学二年级水平,要是来个凶狠的,我看你也招架不住。不行,你还是先打电话给你老爸,叫你老爸来我才安心。”

“你别说话了,进那晚的包厢看看。”

天纵拉着鸿熙的衣角,东张西望的进了当晚的包厢里。

鸿熙打开灯,虽然他还没有通灵眼,但是他还是想通过实践去琢磨如何开启通灵之术。

鸿熙定起神,用心去感觉这里是否有不干净的东西的气息,鸿熙打起坐来。

天纵在旁边不敢动一动,看着这包厢,发誓以后再也不敢进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