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八章 赛车惊魂(上)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章 赛车惊魂(上)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鸿熙没有感受到这个包厢里有什么异样,心想:难道是自己的道术不够,无法闻到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这不可能啊,就算是初级道术,从老爸给的道术之书中也讲到初级道士可以凭感觉去把握鬼魂的存在,但是不能看到鬼魂的具体形态。

鸿熙睁开眼睛道:“这里没有不干净的东西。”

天纵骂道:“靠!要是有还等你慢慢在这里打坐,然后等你去捉他吗?你和我早被他掐死一百回了,拜托你赶紧打电话给你老爸吧,别磨叽了。”

“我也想试试自己的道术,就当做个练习吧!给个机会嘛!”

“你拿我的命陪你在这里练习?我晕死给你。我要出去了,不跟你在这鬼地方瞎搅和。”

天纵正要走出去,忽然被鸿熙拉住。

“干嘛啊,还不让我走了?”

“等等,我好像听到点什么。”

“大哥,我心脏不好,你不要吓我。”天纵脚软道。

“别吵,影响我听力。”

鸿熙听到不是在这个包厢里的,道:“好像不是这个包厢里的。”

“我——我——我记起来了,是是是在外面的,小小小妹是出出出去后才才被上身的。”天纵紧张得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鸿熙鄙视道:“你不至于吧!说话都不清楚了,是不是被上身了?”

天纵倒吸一口凉气,眼珠子睁得比牛还大,两手不停地摸自己的身子,道:“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跟你无冤无仇,不要上我的身,冤有头债有主,谁欠你钱就找谁去,你要是在下面缺钱花,我给你烧一吨纸钱给你。”

“我真服了你,你什么不行,就是这嘴巴厉害得很,我看连鬼都被你贿赂了。哪个鬼敢惹你啊!腰缠万贯的。”

天纵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鸿熙吓人的,埋怨道:“拜托,你没事不要吓我好不好。”

“小妹之前不是说要上厕所的吗?我估计就在厕所里。”

“女厕?你要到女厕去?我人生很清白的,从来不到女厕去,小学的时候看到有男生走错,进了女厕,那小子一直被我们说了三年。这个色情狂的帽子不好戴的。”

“你别那么贫嘴好不好,现在是捉鬼呢,不是玩过家家。”

呼呼~~~~

一股阴气从女卫生间中缓缓侵来,嘶嘶~~~~

天纵汗毛都竖起了,紧紧抓住鸿熙的胳膊不放。他想,要是个厉鬼,两个人都得玩完,那鸿熙进来时还反锁了大门,这不是让厉鬼来个瓮中捉鳖吗?惨了惨了!

鸿熙顺着那嘶嘶声,慢慢的摸进女厕里边,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桃木剑。

天纵汗颜的看了一眼,抢过来无奈的看道:“鸿熙,你能不能找一把大点的,这把桃木剑貌似我小学学前班的时候用来削铅笔的小刀。”

“现在桃木剑很贵的,有这把已经很不错了,这个可是我花了一百块钱买到的,还抱怨!”

“我擦,一百元,你老爸不下发装备的吗?太吝啬了。还要你自己带米去学!”

鸿熙不理会天纵,从墙角往女厕里瞄了一眼,本来是躬着腰的,忽然他站直了,一脸的无奈。

“怎么了?”

天纵往里边探头看,原来是女厕里有一条水管裂开了,正在往外喷着水。

“受惊了半天,就是这爆裂的水管在搞鬼。先回去吧!现在一时间找不到什么东西,待会要是碰到这里的管理员,咱们可算是贼了。”天纵道。

“嗯,走吧!”

鸿熙失望的离开了夜来香,这里是最后的线索,要是这里都断了线的话,就无从下手,再过七天,要是小妹的魂魄找不回来,这小妹可真的就是死人一个了。

鸿熙想着小妹刚刚大学毕业,年纪轻轻的就这样结束生命,心里真是不安。

鸿熙开着车子,忽然从后面追上来一辆法拉利,与鸿熙的车子齐头并进。对方在车里还叫嚣起来。

天纵按下车窗,原来是沈公子那混球,开辆车子来挑衅。

天纵咬牙做出鄙视的手势道:“好你个人妖二百五,敢跟你大爷来玩车。”

天纵迫不及待的要抢过鸿熙的位置,自己驾车,喊道:“踩油门,别输给他。”

“我车技不如你,你是知道的,叫我超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鸿熙照旧慢悠悠的开着,好比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过马路,这个年代的人,谁也不敢惹老人,只要出现老人过马路的地方,那些车辆就算是绿灯都不敢过,这老人身边就好比一个雷区,谁都怕被炸,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天纵抓狂道:“鸿熙,你这是在干什么?我要气势气势,杀人的气势,你怎么可以输给他!你给我下车,下车!”

“不行,太危险了,你坐好来,我们回家。”

沈公子在一边大喊道:“哈哈,烂货一个,这样的烂技术也开保时捷,笑死人了!呀呼!我不等小嘉是否决定咱们的比赛是什么了,就比赛车,三天后就在仙人谷路道,怎么样,敢不敢!”

天纵抓起拳头不甘示弱道:“谁怕谁,你就等着坠落山谷吧!”

嗉~~~~沈公子的车子一溜烟不见踪影了。

天纵气哭道:“鸿熙,你给我糗大了!”

回到鸿熙的家里。

天纵看着小妹依然像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上官十万在一边看着电视。

天纵看不过去了,道:“大叔,你不能这样悠闲着吧,你有能力找到小妹的魂魄,只要你出马,保管抓那魂魄回来。”

“我?老了,这种事让鸿熙去办吧!”

“你这么年轻,怎么会说老了呢?”

“要是不老,怎么年轻人出去happy的时候没叫上我呢?”

上官十万还在计较着那件事。鸿熙在一旁无语。

鸿熙换个话题道:“天纵,你真的答应沈公子在仙人谷斗车啊?”

“怕什么?”

“仙人谷?”上官十万吃惊道。

“嗯,仙人谷,老爸,怎么了?”鸿熙道。

“仙人谷——哦,没什么。”上官十万知道仙人谷很久以前是个乱葬岗,现在被推平,有一条盘绕的公路从南面一直通往山顶,然后再通向仙人谷的北面,沿着北面盘绕下山。让上官十万吃惊的是,这个路段经常出车祸,特别是晚上开车的人,所以晚上很少有人开车经过那里。

上官十万看新闻解释说,由于盘绕山路的公路太陡峭,拐弯的角度视觉范围太窄,导致在夜间行驶的车辆司机看不清路面,反应不及时,翻车下山。

上官十万当时看了新闻就知道最大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还有别的原因。

天纵问鸿熙道:“三天后的晚上,你跟我去吗?”

“鸿熙!那时你得在家修炼道术,哪里都不能去。你知道吗?你的道术一直上不去,害得小妹一直就这么躺在这里,这是你的错!”上官十万叫住道。

天纵忿忿不平道:“大叔,不是我说你啊,你有能力干嘛不去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眼巴巴的看着小妹这个样子,而等鸿熙苦练好了才去救人,这不是拿人的性命开玩笑吗?”

上官十万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天纵的话根本没听见。

天纵咬牙攥拳头道:“好可恶的大叔!”

鸿熙道:“天纵,赛车的事,我就不去了,你自己把握吧!”

“也罢,反正你也不是赛车手,去了也是白搭。”

三天后的晚上,整个仙人谷都陷进了一片黑暗之中,这里没有路灯,没有行人,没有鸟叫,更没有多余的车辆驶过。

天纵与沈公子开着车子,并排而停。

天纵道:“咱们定个规矩,山的北面下,有一棵大榕树,那里就是终点,谁先到谁就获胜,另外,谁输了,谁就永远在小嘉面前消失。”

“说话算话,谁反悔谁就车毁人亡!”沈公子斩钉截铁道。

沈公子的保镖拿了一个酒瓶子在前面准备,天纵和沈公子各自回到自己的车里启动车子。

天纵心想道:“嘿,让你看看什么叫漂移的技术,在这种45度拐角的山路,要是没有漂移技术而开快车,那就是等于自杀!沈公子,就算你有一百条命都不够你死的!”

那保镖朝天空抛起了一个酒瓶,两个车手等着酒瓶落地就飞奔出去,结果等了半天愣是没看到酒瓶落地。

沈公子探出头骂道:“臭小子你干什么呢?酒瓶哪去了?”

保镖也奇怪,酒瓶哪去了?

沈公子又骂道:“真是吃干饭的饭桶,扔个酒瓶就不会扔,一定是你扔到外面去了,笨蛋,你干脆打手势!”

保镖点点头,那黑色的墨镜依然显得那么酷,天纵在车里差点笑死。

等着保镖大手一落,两部跑车在路面上打滑起来,神一般飙了出去,一阵风刮过,把保镖的墨镜给刮掉了。

保镖忘了带电筒来,这个时候,他所抛起来的酒瓶子才嘭的一声落到地上。

保镖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火看看,确实是自己刚才抛起来的酒瓶子,怎么现在才落下来呢?

保镖骂道:“真是活见鬼了。”

“呵呵······你确实是见鬼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