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五章 夜来香之谜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章 夜来香之谜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29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灵符形成一条长长的锁链,直穿过阴风阵阵的卷风,盘绕在男鬼的身上,就跟裹着木乃伊一样将男鬼慢慢包裹起来。

鸿熙赞叹这招灵符锁形道:“老爸,这招太酷毙了,能不能教我。”

“这个靠你自己悟。”

“又是这句老话。”

灵符在男鬼身上闪着黄光,那男鬼痛苦的挣扎,无法挣开这锁紧的灵符锁链。

上官十万喊道:“你再嚣张,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涵涵飞身过去想扯开灵符,不想被灵符震慑,像被电了一般,反弹飞撞到墙壁上。

嘭嘭嘭!

此时门外有人用力的敲门。

屋内还是嗉嗉萧风未能完全停止。鸿熙去开门,只开了一点门缝,看到隔壁邻居黑美人破口嚷道:“你们家是不是毫无公德心啊!总是要选晚上大喊大叫,叫得我心神不宁的。”

鸿熙道歉道:“没事没事,很快就好了。”

“好什么?你们还能生儿子不成?两个咸湿鬼。”

鸿熙担心黑美人看到什么东西,被吓死,赶紧关了门。

男鬼的形体开始变形了,很快就会被灵符绞得零碎。

涵涵跪下来哀求道:“上官大师,我求求你放了我老公吧,我们也是命苦的人,不想害人。”

涵涵跪着走到上官十万的脚下,磕头道:“上官大师,我求求你。”

涵涵一双泪眼,楚楚可怜,看的天纵都不忍心,也替她求情道:“是啊,上官大叔,你放了他吧,有话好好说嘛!”

“我好好说,他好好说吗?荒唐,事情是他惹起的,还想杀了我们,呸!”

涵涵对着老公道:“老公,求求你,总有解决的办法,你不至于把自己连阴身都整没了,你让我以后怎么过啊!”

男鬼倔强道:“涵涵,别求他们,咱们魂飞魄散了也要有骨气,别求人,站起来。”

上官十万念了一道收符咒,灵符从男鬼身上撤走了。

男鬼从半空中落了下来,涵涵赶紧抱上去,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男鬼深情道:“我没事,刚才对不起,还打了你一巴掌。”

男鬼对上官十万问道:“你为何又不杀我了?”

“看你还有一点骨气,不忍心杀你,说说看,你们夫妻俩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说真身被人夺了去。”

涵涵道:“不瞒大师,我们俩是同一时间死于非命,就是一次出游的车祸,让我们俩就这样与尘世相隔。”

“那你们怎么出现在夜来香?”鸿熙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是死于20年前,20年前的夜来香根本不存在,当时在夜来香的位置还是一座山头,那里有一条路经过,我们开车路过时,遇到怪异的事情。”

“怪异的事情?”上官十万道。

“是的,怪异的事情,在我们的车子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恶鬼,他在我们身后将我们死死的勒住不放,一直等到车子撞到山下之后,我们的魂魄就这样被他管制了。”

“恶鬼,你的意思是,在二十年前,恶鬼已经存在?”

“是啊,我们死后,成了他的奴仆。”

天纵听了毛骨悚然道:“你这不是说什么黑山老妖之类的吧,太邪乎了。这年代还搞这玩意儿,真吓人。”

涵涵继续道:“不是黑山老妖,他是从鬼道修身要入魔道的酬天子,他控制了我们俩的尸骸,二十年了,我们为他害了很多人。后来那座山渐渐被推平,建了街道,还起了楼房,现在的夜来香也是慢慢后来才有的,二十年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邪恶的还是帮凶。”

上官十万道:“酬天子,他咋不弄个叫酬玉帝!”

天纵道:“这个好办,下回我们见到他,给他建议一下。”

上官十万,鸿熙,男鬼,涵涵刷的一下,目光全看在天纵身上了,都是扫了一眼鄙视的目光。

天纵道:“你们别这样啊,我只是建议罢了。”

涵涵又道:“酬天子要入魔道,首先就要听从魔道的指令,他接到的第一条指令就造成一对宿世姻缘的痛苦,其中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哪一对。”

鸿熙好像抓住一些什么蛛丝马迹,道:“难道小妹与天纵有宿世姻缘?”

天纵被吓了一跳,差点跳飞起来道:“什么?!那不可能,我跟那么多女人,就是没搞过小妹,没搞过的怎么能算宿世姻缘了?那也太亏了吧!”

“你这个色狼,就不能想好一点的,非得有接触了才算的吗?”鸿熙道。

涵涵道:“我看有几层是这个意思,要不然酬天子为什么要叫我老公附身到小妹的身上呢?”

天纵又道:“那为什么小妹又跟鸿熙瞎搞在一起,然后来到这个屋子呢?分明就不是找我的,是找鸿熙的。”

鸿熙也跳起来道:“什么?!你不要乱讲好不好,明明是你,不知道前世哪个朝代惹下的风流债。”

上官十万打住道:“好了,你们别吵了。我跟你你们一起去夜来香看看。”

涵涵感激道:“要是大师肯出手,我们的胜算就有把握了。”

上官十万对鸿熙道:“儿子,操家伙。”

“哦。”鸿熙回房拿了老爸常用的鬼显石,锁灵网,雨伞,灵符,一把三尺长的巨型桃木剑,剑身宽度足足有二十厘米。

天纵看到鸿熙从屋子里出来,惊叹道:“哇,鸿熙,你这是要去搞野炊的吧,还带雨伞,还有这个网,是拿来网鱼的?这把剑好啊,看了有架势,不像你那把铅笔刀,只能吓小鬼用。”

上官十万道:“少磨叽了,走吧!”

上官十万刚开门,愣住了,门外有个美女刚想敲门。

上官十万突兀道:“美女,你找谁啊?”

“请问鸿熙是住这里吗?”

“我是他老爸,我儿子不在,你找我好了。”上官十万看着美女发愣道。

鸿熙扛着把桃木剑挤开老爸道:“老爸,谁找我啊!啊!是小嘉!”

天纵在屋里耳朵都大了十倍,赶紧竖了起来,把上官十万拉到一边,又挤开鸿熙道:“是小嘉,你怎么知道鸿熙住这里的,是来找我的吗?”

“问路问到的,鸿熙,我那天听你说到关于沈公子的事情,想到小妹一直在你家,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过来看看。”

天纵赶紧圆谎道:“嗯嗯,小妹过得很好,在鸿熙家有得吃有得喝,还有得玩,很happy哦。”

小嘉问道:“是不是啊鸿熙?”

鸿熙怕小嘉一下子难以接受这鬼的事情,搞不好还能把小嘉的魂给吓飞了,尴尬的笑道:“是啊是啊。”

小嘉问上官十万道:“是不是呢?”

上官十万也是点头道:“是啊是啊!”

小嘉问道:“那么晚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啊?鸿熙,你怎么还扛着一把木剑啊!”

鸿熙嘴巴笨,刚想要说我们要去抓鬼,却被天纵拦截道:“啊——我们这是要去夜来香跳舞,上官大叔说想去那里给我们来个项庄舞剑。”

小嘉笑道:“又不是摆什么鸿门宴,搞什么项庄舞剑。不过这个挺新鲜,我能不能一起去?叫上小妹一起吧!”

一听见小嘉说要叫上小妹,所有的人都吓出一身冷汗,天纵急忙解围道:“啊——小妹昨晚在隔壁跟别人搓麻将通宵达旦一直到现在刚睡下,不要叫她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小嘉埋怨道:“这个小妹,天生就好玩,算了,我们不理她。”

天纵一干人等开车到了夜来香,走进大门,震撼的音乐已经在响起,杀猪般的叫声却时不时覆盖着美妙的音乐,令人纠结苦涩。

礼仪小姐带着天纵到了吧台,吧台的接待员夏鸥认识天纵,而且知道天纵是个有钱的公子,人帅又有钱,是女孩都喜欢,赶紧嗲声嗲气道:“天哥,好久不见,来唱歌啊!”

上官十万听了两个胳膊都发麻,这比被鬼缠还难受。

天纵两眼暧昧的盯着夏鸥道:“小鸥,好久不见你了,怎么突然长漂亮了,什么时候跟天哥出去兜兜风呢?”

上官十万打住道:“行行——行了,差不多了。”

夏鸥看着上官十万脸色都变了,心想哪来一个糟老头子,打搅我的美事。

夏鸥转脸对着天纵又是一副笑容道:“天哥,给你开个最大的包厢好了。”

天纵道:“不,我要老地方。”

“那也好啊,现在也没人包下来,就去404春色厢吧!”

这个时候鸿熙才注意道:“哎,天纵,你选的包厢的数字有问题,有谁的包厢的数字后面是4的。”

“那怎么了,404,挺好的啊,很顺口啊!”

“好什么呀,404,死了死,还好?”

一经鸿熙这么一说,以前还真没注意道,天纵自己汗毛竖起道:“是哦,你不说我都没注意,这个数字真不吉利,怪不得出这档子事儿。”

小嘉在后面道:“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啊!叽里咕噜的,话这么多。什么死了死。”

天纵回头道:“没什么,没什么。唱歌,唱歌。”

天纵捏了鸿熙一把道:“你应和一声啊!”

鸿熙赶紧道:“啊——唱歌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