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九章 魔影异境(下)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章 魔影异境(下)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上官十万是见过小鬼世面的,至于这个怪物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也超乎了意料之外,看上去很不好惹。他对鸿熙道:“儿子,你还是带着小嘉离开这里吧,我一个人足够对付他的了。”

“老爸,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父子同心,其利断金,有什么困难咱们一起闯过去。”

小嘉看到那怪物已经脚软得不能动弹,涵涵在一旁扶着小嘉道:“你撑着点。”

酬天子想发功,但是由于之前被涵涵击中要害,一发功就感到疼痛,道:“想不到道士口口声声说仁义道德,现在还趁人之危,你算什么好汉。”

上官十万道:“呸,跟你讲仁义,那简直是慢性自杀。想不到这个KTV包厢里还隐藏着这么大一个魔窟,我真是三生有幸了。”

“别以为我受伤好欺负,涵涵,咱们的账等我解决了这个道士再慢慢跟你算!”酬天子道。

上官十万道:“咱们本来相安无事,你为什么要搞出那么多事?快把小妹的魂魄交出来,我就饶了你,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老爸,他本来就不需要见到明天的太阳。”鸿熙纠正道。

“我知道,我是为了增加一点气势罢了。”上官十万道。

“因为我坏嘛!魔界的事情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酬天子道。

“等等,你不过就是半个魔人,你别拿魔界来吓唬我们,你还有一半身躯是鬼道,我法力不强,但是一样可以将你的鬼道打得魂飞魄散。”上官十万道。

涵涵等不及了,要为老公报仇,咬牙切齿,道:“少跟他废话了,我们来就要铲除他的。你们还真谈上了,我真是郁闷给你们!”

涵涵不管三七二十一,扬起白色绸带,四五条白色绸带形成利剑飞向酬天子。

“你这种小鬼的雕虫小技,就想伤我吗?你也太天真了,你们夫妇俩都是我一手栽培的,难道还能让你们有能力反叛不成?”酬天子怒目道。

酬天子打出一掌,一团紫光击打在涵涵的白色绸带上,两种法力对抗,涵涵根本不是酬天子的对手。

紫光把涵涵的白色绸带击个粉碎,酬天子运了真气,要害之处隐隐作痛,不料,反倒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上官十万笑道:“你看,吃撑了吧,吃到吐了,太贪心了!看剑!”

上官十万挥起桃木剑轻功跳起,蜻蜓点水般踏过那沼泽的水里,一个腾跃,翻了两翻,朝酬天子劈去。

酬天子冷笑了一下,身后一对翅膀摆动起来,朝身后飞去。

上官十万扑了空,脚下一蹬,挺剑朝着酬天子正面刺去。

酬天子挥起魔爪,紫光随着魔爪划开一道优美的弧线。

铛!

紫光重重的打在桃木剑上,上官十万被震退了回去,鸿熙上前扶住老爸。

上官十万寻思着:糟糕,不应该只带一把桃木剑来,太低估了这个怪物了,应该带一把利剑!

“儿子,你带了什么兵器来没有。”上官十万道。

“老爸,我带了你说的那把辟邪宝剑。”

“在哪?快拿来。”

“我落在天纵的车上了。”

上官十万几乎要哭道:“儿子,你可把爹给坑惨了!”

涵涵大喊道:“小心啊!”

酬天子抓起一根大木头砸了过来。

上官十万推开儿子,自己跳了起来,踩过那根木头,挥起桃木剑使劲的从酬天子的脑袋上空劈下去。

酬天子抓起一根木头一挡。

嘣!

桃木剑段为两截,上官十万拿着木柄皱着眉头不知所措。

“哼哼——哈哈——哈哈!”酬天子得意的笑起来,道:“想不到你还是个很蠢的道士!”

酬天子踢起一脚,这一脚不轻,直接将上官十万踢飞了。

上官十万口吐鲜血,重重的倒在地上。

“老爸!”鸿熙跑过去扶起。

涵涵道:“鸿熙,照顾好你老爸!”

酬天子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扇动翅膀飞起,挥起魔爪飞扑过来。涵涵飞身迎上,想用身体撞击酬天子。

酬天子甩了一巴掌,直接将涵涵打到了一边去。

轰的一声~~~~~

涵涵撞到了地上。

小嘉惊呆了,下意识的转身要跑,但是两条腿就是动弹不得。

上官十万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还是可以招架得住,急忙站了起来,对鸿熙道:“儿子,我用最后一招将他的鬼道封住,剩下的魔道就交给你了。”

上官十万运作真气,左手伸出,右手勾在脸庞附近,摆出一个要射箭的架势。

鸿熙从来没见过老爸使用过这一招来降鬼,想不到老爸还偷偷的留有一手绝活。

上官十万嘴里念起:无形化有形,赐我宝弓防!

只见上官十万左手中闪现出一把白色流光的长弓,右手捏紧一支白色流光的长箭。

鸿熙在一旁看得呆了,道:“老爸,你这个招式酷毙了。”

就在这时,在魔境之外的天纵听到有脚步声,很急促。

天纵额角上冒出冷汗,心想莫非有其他鬼跑出来,那我不是完蛋了,上官大叔叫我保护这个法坛,要是现在冲进来几个鬼,我怎么保护得了啊!上官大叔,你这下子失策了。我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忽然,灯开了,冲进来三个警察,天纵此时内心极度复杂,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鬼,很好,很安心,起码不会丢了性命。之后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是私闯别人的府邸,要么以小偷论处,要么就是入室打劫。

夜来香的老板指着天纵道:“就是他,进来偷东西。”

警察手里拿着枪喊道:“不许动!举起手来,放下手中的武器。”

天纵手里没武器,他手里只有一部手机,但是警察大叔说是武器你就不能说是手机。天纵看到三只枪对着他,不知道该是举手还是要放下手中的武器。

天纵哭问道:“警察大叔,你让我到底是要举手呢还是放下武器呢?”

“先举手,再慢慢放下武器!”警察喝道。

天纵慢慢的放下手机在地上,心想:也不知道鸿熙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更不知道这法坛要是被毁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警察将天纵的手绕到后背,按压在地,一脚踩着天纵的脑袋,拿起手铐铐住了天纵的双手。

天纵不敢出声,对这种粗鲁的警察,那只能是闭嘴的份,要是多说两句话,那就会被包饺子一样暴打一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警察看着法坛,问天纵道:“你一个人进这里来干什么?还装神弄鬼的想干嘛?”

夜来香老板是个秃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一样是亮堂堂的,看着法坛骂道:“哎呀,你到底进这里来搞什么名堂啊?我还要开店做生意的,你有没有公德心啊?难道说你要告诉别人我这个店里有鬼不成吗?”

天纵好像认得这个老板,他基本上都来这里玩,与老板握过手,赶紧搭讪道:“你——不是贾老板吗?”

贾老板低下头看着天纵,奇怪道:“你是谁?”

“你忘了,我每次都来这里玩的,我们还握过手的。”

“放屁,跟我握手的人多了个去了,也不少你一个,我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握手。”

警察推开贾老板道:“你冷静一下,有什么事情回局里再说。”

另一个警察拍了几张照片做证据。

他们开始搬动法坛。

天纵顶开警察大喊道:“不能动法坛啊,里面还有人呢,这里真的有鬼啊,请相信我!”

天纵跪在地上给警察磕头道:“求求你们了,就等一会儿吧,在这几注香烧完之前请不要移动它!”

被撞开的警察怒目道:“你还敢袭警?”他话刚落,就朝天纵飞了一脚。

天纵倒在地上,嘴角流出血来,依然艰难的爬起来,跪道:“我求求你们了,真的是人命关天啊!”

那警察凶神恶煞道:“你说说看,这里哪还藏有人啊?你找得出来,我放了你!”

天纵又不知道怎么把人找出来,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天纵仍然跪求道:“是真的!求求你了,让这几注香烧完吧!”

那警察一脚踢翻了法坛。

与此同时,在魔境里。

酬天子一个脑门的冲上去,看到上官十万张弓搭箭,猝不及防,想急急刹住身子都来不及。

嘣~~~~~~

只听见弦音一响,白色流光的箭划过幽暗的沼泽,照亮了四周。

嗉~~~~

嗤~~~

那支飞箭直接射进了酬天子的右胸膛,酬天子像只中了箭的野鸭,摔落在地上,飞箭在他的伤口上化成一道气流,充盈着他的全身。他不停地抽搐,那对翅膀紧紧的包裹着自己,这是一种保护措施,在身体遭受到重击后,翅膀会自动包裹自己做好防御。

酬天子挣扎的站起来,显得十分痛苦的叫喊起来。鸿熙看到,这个怪物似乎有两个躯体正在分裂,恍恍惚惚不能合体。

上官十万在瞬间黑发变成了白发,他这招召唤神弓消耗了他大半的真气,他瘫倒在地上,对鸿熙道:“那是他两个元神正在分裂,我的箭正在封印他的鬼道。快——儿子,上去结果了他。”

小嘉提醒道:“不行啊,小妹的魂魄没找到。”

涵涵道:“小嘉,你去找找吧,他们现在要对付那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