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三章 回到过去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章 回到过去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9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鸿熙在迷糊中感到有一阵凉意探入喉咙,稍微睁开眼时,正看到有一女子在给他喂水。鸿熙惊醒了过来,定睛一看,这是一个头戴青色碎花簪,流苏在右侧空悬,两眉如柳叶,嘴唇一动,面颊轻露酒窝,身穿一套粉红色对襟襦裙的女孩。

鸿熙一屁股坐了起来,问道:“我这是在哪?”

女孩道:“这是在我府上。”

“府上?你这里是——哼,我一定是在做梦。”

旁边的丫鬟捏了一把鸿熙道:“你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啊——好疼!”鸿熙叫道。

女孩微微一笑,稍微用袖子遮住了笑容,显得更是典雅。

鸿熙看了看周围的装饰,问道:“你们是不是在拍电影?”

“电影?什么是电影?”女孩皱着眉头问道。

鸿熙回忆起来:对了,我好像差点打败了酬天子,然后被卷进了黑洞,之后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能记起这些东西,我还不算是失忆。

丫鬟对主子道:“小姐,我看这个人穿着奇装异服,会不会是金国派来的间隙?”

鸿熙听了,惊愕道:“金国?你们这里是什么朝代?”

丫鬟道:“当然是宋朝宣和年间了。你当是什么朝代?你还没谢过我们家小姐呢?”

“宋朝宣和年间?我的天,你别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怎么会来到这里了。这下子可惨了。”

女孩微笑道:“敢问公子叫什么名字。”

“哦,我叫上官鸿熙,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陶萧。”

“我说陶萧,我是怎么会在这里的?”

陶萧道:“我今天刚好去郊外十里村拜神,在路上看到你被一群村姑围观,你又昏迷不醒,我就叫人把你抬回来了。”

陶萧心里暗暗奇怪,心想:奇怪,今天去拜神许愿,刚刚出来不远,就有这么一个奇装异服的男子出现。

陶萧腼腆的看了看鸿熙,此人长得器宇不凡,两眼炯炯有神,眉宇间透出一股正气,心里微微一颤。忽然,陶萧与鸿熙视线交融了一下。陶萧不免心里不好意思,面颊绯红起来。

陶萧今天去郊外庙里拜神,求的是遇见如意郎君,不想鸿熙歪打正着的昏倒在路边。

鸿熙又看看屋里的摆设,道:“陶萧,你家还挺有钱的啊!”

丫鬟道:“这是陶氏镖局陶镖头的家,与外面的村宅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陶萧见丫鬟说话过于傲慢,制止道:“竹儿,不得无礼。”

丫鬟使了个礼,低头道:“是。”

陶萧道:“上官公子还是先在我这休息吧,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不安全,你不熟悉清溪县就不要乱跑了。”

陶萧放下了手里的那碗水,离开了屋子,竹儿关上了门。

鸿熙站了起来,身子没什么大碍,心想现在不知道小嘉和天纵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来到宋朝,或者现在在现代,又或者去到别的朝代。现在写穿越小说的人特别多,而真正能穿越的没见报道过,今天我怎么穿越到北宋了。这年头,天下事无奇不有,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要到哪里去找他们俩呢?要是他们根本不在这里的话,那我又怎么回去呢?

鸿熙想得心都要打结了,狂抓门板。

忽然,鸿熙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

鸿熙走到门边仔细一听,听到有两个人在说什么紧要的事情。

管家道:“陶镖头,现在外面风声紧,你不知道,方腊将领郑魔王已经被俘了,方腊退守青溪县来了。宋军王禀正在率军赶来呢,我看方腊大势已去,这里不久就要失守,咱们还得赶紧走吧!”

陶镖头道:“可惜啊,义军就这样功亏一篑了。”

管家道:“以前咱们帮过方腊运过器械,还不知道王禀攻进来之后会不会拿我们开刀。”

陶镖头道:“立刻通知小姐,打点行装,我们要离开青溪县。”

“好!”

鸿熙一听是战乱,有点慌了神,他一个捉鬼的,捉到北宋来了,而且是处于战乱年间,刚才也听到了,这陶镖头与方腊曾经有过一腿,跟这帮人一起走,不小心会被宋军抓了砍头的。这古代的刑法极度残忍,根本不讲明事理,电视也见得多了,叛乱的人株连九族。

鸿熙往后退了一步,不小心撞翻了身后的脸盆。

咣啷~~~~~

鸿熙冒出一身冷汗,咬紧双齿,眼都大了。

陶镖头警醒道:“嗯!谁在这间屋里。”

管家道:“不知道啊,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这屋子从来没人。难道有贼?”

陶镖头喝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鸿熙没办法,只要硬着头皮开门,他一件白色T恤,一件牛仔裤,一双乔丹球鞋,亮堂堂的展现在这两个古人面前。

管家吃了一惊,大喝道:“何方妖孽?敢来我们陶氏镖局行窃。”

鸿熙直愣道:“不好意思,我是你们家小姐救来的。”

管家道:“胡说,我们家小姐怎么会救你这样子的人?穿着怪异,还是短发,你可知头可断,发不可少吗?说!你是哪一国的人。”

鸿熙忙解释道:“别!别误会啊!我真的是你们家小姐救来的。”

管家舞起手掌,使出龙爪,就要来擒鸿熙。

鸿熙扎好马步,急忙应对,用力拨开龙爪,右拳用力打出一拳,管家心口中了一击,退后了几步,幸好这一拳打的力度不足,不然管家那把老骨头看是要散架。

鸿熙身子本来就虚弱,这慌忙的一拳,令他顿时头昏眼花,又晕眩过去,他瘫软在地上,有气无力。

管家道:“这小子会武功,而且内功有几层,不算深厚,我没伤他,怎么他就晕了。”

陶镖头道:“或许真是萧儿救来的,他身体还很虚弱,像是打斗过。你先扶他进去休息,我去问问萧儿到底是怎么回事,通知其他人,收拾东西,一个半个时辰后离开这。”

陶镖头刚转身,就看到女儿走回来,竹儿手里还拎了一包药。

陶镖头道:“萧儿,屋里的男人是你救回来的吗?”

“我的事情,你不用过问,是我救的,怎么了?”陶萧脸色严肃道。

“没什么,最好打听一下他的身份,不然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别危言耸听,竹儿,我们走。”

陶镖头对女儿无可奈何,自从萧儿的母亲病逝之后,这父女俩感情就一直这样敌对着。当年陶镖头在运镖事业上刚刚有起色,没日没夜的在外头奔波劳碌,但是家中的妻子却久病不起。萧儿当时还小,才满九岁,不过已经很懂事,她恨父亲在母亲病危那晚都不回来看看,她清楚的记得,母亲的最后一句话是:“萧儿,你爹爹回来了吗?”

萧儿哭得满脸泪水回答道:“娘,爹爹很快就回来了,你不要睡着。”

直到现在陶镖头一直亏欠着妻子,对女儿更是内疚。而这已经于事无补,萧儿对他已经恨之入骨,两人很久没在一起吃过团圆饭。

后来陶镖头又重新娶了女人之后,萧儿与他的关系更是僵硬。

陶镖头娶的这个女人原来是个青楼女子,名叫霜儿,比萧儿大8岁,进了陶家之后,飞扬跋扈,在县里是有名的抠门妇。

陶镖头知道霜儿是这等货色之后,也不好再赶人家走,凡事也就忍气吞声。

有传言,霜儿还趁陶镖头在外拉镖,与县令交往密切。

萧儿虽然恨父亲,但是也不允许这个霜儿谋取陶家钱财,一直在暗中盯着这个霜儿。

陶萧对竹儿道:“你去熬药吧,我去看看上官公子怎么样了。”

“小姐——”竹儿道。

“什么事?”

“这个上官公子来路不明,老爷说得也是有点道理的。”

“你闭嘴。”

“是。”

陶萧心里对鸿熙有了好感,那是第一眼的印象让她产生好感,她觉得有必要帮助鸿熙。

管家从屋里子出来时,撞见陶萧,道:“小姐,你回来了,这个人——”

“是我朋友,管家不用多虑,我自有分寸。”

“嗯,小姐向来谨慎,我不是不放心,而是怕防不胜防,现在兵荒马乱的,什么人都有。”

“我知道了。”

“嗯,知道就好,那我去做事了。哦,对了,小姐,现在外面战事很糟糕,镖头叫我们收拾东西,要离开青溪县,小姐也叫丫头收拾东西吧!”

“嗯!知道了。”

陶萧进了屋,看到鸿熙躺在床上,不醒人事,心里又泛起母亲当时卧病不起的情殇,眼泪不由的夺眶而出。

过了一阵,竹儿端来一碗药道:“小姐,药熬好了。”

“好的,你去收拾行李吧,我们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啊!”

“小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

“是。”

陶萧用汤勺搅了搅,勺了一口,吹吹气,把药送到鸿熙的嘴边。

热乎乎的药汤从鸿熙喉咙里跑进去,一直热到心窝里,鸿熙又被惊醒了,这年头有人侍候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一会儿是冷水,一会儿是热水,冷热交加,冰火两重天。

鸿熙捂住心口,道:“哎呀,我又昏迷了。”

“你好好躺着吧,吃了药,你会好些的,之前大夫给你把过脉,说你是大量消耗了元气,开点药方补补就好了。”

“是啊,与那魔头大战,不伤元气才怪呢!”

“啊?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