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六章 陶萧的计策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章 陶萧的计策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话说霜儿偷了一袋黄金跌跌撞撞的寻路而逃,已经远离了陶镖头。她大喘吁吁地找了一棵树靠着,坐下来,打开袋子看黄金,心里甭提多高兴。她心想:你们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明知道仙人谷不能去,还偏要去,老娘可不想跟你们一起见阎王。

她抱着那袋黄金心里美滋滋的,又想:不行,得赶快离开,凭他们的武功,很快就能追上来,回青溪县那是不可能了,那里就要打仗,这会儿我最多就是一个逃难的妇人,我何不折去杭州,在那里开一家铺子,再找个男人,那岂不是美事?我的好事怎么就这么来了,哈哈!

霜儿屁颠屁颠的离开了那片小树林,她害怕遇到山贼,所以不敢走山路,只好折回大路之后一直往北走。

路上看到一些难民,还有一些烂掉的衣服丢在路边无人捡,她想,自己穿着这么干净的男装布衣,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什么难民,倒像是哪家的公子溜达出来的。

霜儿将又烂又臭的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捂着鼻子,一路跟着那些难民走。

霜儿跟得那一家人,身边有两个八、九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问娘亲道:“娘,我饿。”

孩子的娘愁苦道:“给,这里还有一点草根,先吃着点。”

霜儿闻到那孩子一身的臭气,直扇手,那孩子看了霜儿道:“哥哥,你有吃的吗?你的袋子里是不是装有吃的,能给我一点吗?我弟弟快饿坏了。”

霜儿不耐烦道:“你这孩子,怎么能问我要吃的,太没礼貌了,一边去。”

走了好久,前面有一关卡,那是王禀的军队到了,在这里设下岗哨,对出入青溪县的人进行检查。

霜儿这下子慌了神,手里沉甸甸的一袋金子要是被查出来,来路不明的金子可是要被查办的。

霜儿看到前面好几家人都通过了,官兵除了检查一下大人的衣物外,小孩都不理。

霜儿心中想到一计,悄悄的对旁边的小哥哥道:“小弟弟,你不是要找吃的吗?这个简单,我手里有点东西,你能帮我拿着吗?等过了关卡,哥哥给你买吃的。”

小哥哥信以为真,欣然答应。

小哥哥接过那袋黄金,道:“好沉啊,这里面是什么啊?”

“大人的东西,小孩子不要乱看,看了就是不诚实,会被阎王爷抓了去的。”

“我不想被阎王爷抓。”

“那就对了。好好拿着。”

小哥哥的父母推着一辆手推车,摇摇晃晃的走过关卡。官兵看了看车上的一些衣物,没啥东西好搜的,官兵们忙了一天,早厌烦了查这些难民的东西了,又臭又脏,没什么看头。他们看了几眼就不耐烦的摆摆手道:“走吧走吧!”

霜儿大摇大摆的跟着这一家子过了关卡,看着那小孩帮她拎着那袋沉甸甸的黄金,心里乐滋滋的,没想到就这么容易过关了。

不料,小哥哥拎着那袋黄金太吃力,就把黄金扛在肩膀上,谁知小哥哥肚子饿没力气,当袋子刚甩上肩膀的时候,感到黄金比他想象的还要沉,直接把他给往后拉了去。

小哥哥连人带黄金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大喊道:“哎哟!”

霜儿赶紧过去扶小哥哥,道:“哎哟,你怎么不小心啊,这可是很贵重的。”

这举动引起了官兵的注意,叫住道:“小孩站住,你扛的东西是什么?”

小哥哥害怕被阎王爷抓,很诚实的道:“这个袋子不是我的,是这个大哥哥的,他说我帮他拿就会买东西给我吃。”

小孩的爹急忙过来抱住孩子,忙给官爷赔不是道:“对不起,官爷,小孩不懂事。”

几个官兵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小孩身上,而是放在了霜儿身上,还有那袋黄金。

官爷走上前,抓起那袋黄金,很沉,他拿刀割开口子,摸出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一看,是金块,金块下印有一个方字。

这个有方字的金块可就非同小可了,官爷大喊道:“把他拿下。”

霜儿慌了神,惊慌失措的跪了下来,大喊起来。

官爷扯开了霜儿的头巾,道:“是个女的?立刻带回军营,待王将军审问。”

霜儿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结果,被吓得面如土灰。她来到军镇大营,两边站立着威武的身穿铠甲的军士,被吓得跪在地上直打哆嗦。

正中央站着的就是要攻克青溪县的王禀,他行伍出身,起先官至婺州观察使,后升至步军都虞候。现在改为统制。他身材魁梧,两眼带有杀气,威风凛凛,真不愧是北宋一代名将,看得霜儿心惊胆战。

一校尉拿着一袋黄金回禀道:“将军,士兵在关卡抓到这个携带方腊黄金的女子。”

王禀接过一块黄金,看了看上边确实刻印着方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霜儿,求求你,这个黄金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我怎么没捡到这么好的金子。”

“你——天天在这营帐里,怎么会见得到金子?”

“混账!来人,拖出去给我砍了!”

“不要——不要,大人,饶命,我说,我说!”

王禀冷笑道:“就你这样子还想瞒过本官?”

“我是青溪县陶镖局陶镖头的妻子,我们接了一趟镖,是人肉镖。”

“什么人肉镖?”

“不,是两个活的人,一个大人,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这个黄金是他们给的酬劳。”

“他们人呢?”

“我不知道。”

“嗯?!”

“他们说要去台州,经过仙人谷。”

王禀道:“台州?去台州做什么?你可知道那两个人是什么人?”

“这个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军师在一旁道:“能拿出这个黄金的人非同一般,定是与方腊有着莫大的关系,拿住此二人,青溪县也许不攻自破。”

王禀捋捋胡子想了想,道:“霜儿,你要是能带我们去找到此二人,这些金子不但是你的,我还能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真的?”霜儿看到时来运转了,心想自己不但不死,还能享受荣华富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陶镖头,你可别怪我,怪只怪这个乱世。

霜儿答应道:“趁天还没黑,我可以带路,要是天黑下来,我就爱莫能助了。”

王禀道:“王荀听令!”

“末将在!”

“命你带着霜儿,领两千兵,迅速追赶陶氏镖车。”

“末将领命!”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王荀身材魁梧,器宇轩昂,接到父亲的命令之后,就带着两千兵朝着陶氏镖车追去。霜儿被士兵架在马上跑在前面带路。

一路颠簸,差点把霜儿的身子骨给抖散了。

傍晚时分,暮色蔼蔼。

夕阳照着整片树林,鸿熙跟着陶镖头的镖车继续赶路。

陶萧毫不畏惧所谓的乱葬岗,世人除了乱吹嘘恐怖之外,她就是不信所谓妖魔鬼怪。

陶镖头发现霜儿不见之后,就丢下了那辆马车,牵着马离开了。

霜儿的出走,引起了神秘男子的警戒,他提醒陶镖头道:“镖头,霜儿这一去必定会被宋军所擒,这样一来,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有追兵。”

陶镖头听了,道:“壮士,你多虑了吧!”

“你的女人我不清楚,我只是提醒,要是有追兵,我们该怎么办?”

陶萧听了,道:“我看会有追兵。我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

陶镖头无语。

“呵呵,还是陶小姐聪慧过人。”

“过奖了,想不到你认出我是女的。”

“看你步伐就知道是女的。”

“厉害。要不,我们把这些个镖车全部扔了,既然走近道,就不需要隐藏什么了。山路险要,带上干粮和绳子等有用的东西。”

陶镖头牵着一匹马,道:“这马带上吧,毕竟跟了我多年,舍不得。”

陶萧不理会父亲,对其他镖员道:“你们把镖车推到往南的方向,然后扔了,再往南走一段路,然后选个能不留下你们脚印的路子回来。”

鸿熙道:“陶萧,没想到你的脑子还鬼精鬼精的。”

陶萧微微一笑不露齿,道:“都是在家看书多了,学到的。有追兵,我们可以引开他们,这样我们就有时间摆脱掉了。”

神秘男子拱手道:“在下佩服陶小姐的谋略。若是去到战场,也算是个巾帼英雄。”

陶萧道:“你们这些男人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我不稀罕什么巾帼英雄。”

六个人推着镖车往南方向而去,扔了镖车后,他们绕了一个弯子,跑过一片有草的地方折了回来。

他们一边走一边销毁自己的脚印,每个人带着兵器继续赶路。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淡。

他们在树林走着,隐约能看到残阳在天边投来的一点余辉。

忽然,四周有火把点起,管家大喊道:“不好,大家操家伙。”

陶镖头冷静的看着四周的火把,分不清是不是追兵追来。

鸿熙道:“陶萧,你的招数似乎瞒不过那些当兵的啊,他们在这一行应该是老手了,你的伎俩行不通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