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九章 寻找致命点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章 寻找致命点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陶镖头没有抓住绳索,眼睁睁的看着陶萧坠落山崖。

陶镖头大喊道:“陶萧!”

魔狼没有因为人类的伤感而停止了嗜血的进攻。几个镖员们在与魔狼厮杀的时候,无力抵抗狼王那快如闪电的进攻,都被狼王那锋利的利剑切过身体,分为两半。有个镖员还没感觉到疼痛,只看到一道白光掠过自己的脖子,一道细细的刀痕留在了脖子上,随之脑袋掉了下来,血喷不止。

陶氏镖员只剩下陶镖头和管家,陶镖头还在因为女儿的死而悲痛不已,管家在他身后护着。旁边还站着那个神秘男孩。

神秘男子虽然被狼王的利剑刺伤大腿,但是他并没有因为疼痛而放弃厮杀。他咬着牙,正在与狼王混战。

管家使出飞镖想助神秘男子一臂之力,不料飞镖根本无法接近狼王的身体,飞镖道中途就被两道利剑划过,掉落在地上。

管家平生见多识广,就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大魔头。

其他魔狼对管家等人发起了猛攻,他们几个人被围困在山崖边上,无路可走。

管家道:“陶镖头,快想想办法,小姐从这掉下去,未必就见得是死的,你不要那么快难过,赶紧想办法击退了魔狼,再下去找小姐,这才是上策。”

“管家说得对。”

陶镖头转过身来,朝扑来的魔狼砍去。

陶镖头道:“管家,保护好我们的镖。”

管家道:“放心吧!”

神秘男孩不会武功,只能是呆呆的跟在管家身后。

陶镖头杀开一条血路,管家跟在后头。

陶镖头击破了重围的魔狼,与神秘男子汇合一处,狼王的三个肢体又重合在一起,恢复了狼的模样。

陶镖头对魔狼王道:“我们与你无冤无仇,用不着赶尽杀绝。”

神秘男子笑道:“陶镖头你脑袋是不是给驴踢了,竟然跟一匹狼说话。”

“说话咋了,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听人话。”陶镖头道。

管家道:“对啊,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听人话。”

神秘男子道:“那就听你们的,试试跟它说人话,求个情,放我们一条生路,回头找点猪肉供奉它就是。用不着杀得这么辛苦,死那么多狼。”

陶镖头道:“说的也是。”

管家对魔狼王道:“这位兄弟,我们素来不相识,也无冤无仇,为了吃我们的肉,你死了这么多的弟兄,划不来,如果你信得过我们,改天我们拉一群猪来喂你们,就算是报答之恩如何?”

三个人看着魔狼王的神情,基本上找不到妥协的表情。

魔狼王哧的一声,其他的魔狼张开了利齿,扑了上去。

在空中,有十匹狼同时飞起,陶镖头也大喝起来道:“没办法,它不听劝,只有拼了。”

忽然,山林中响起无数响箭的声音,穿过黑暗,嗉嗉作响。

箭如雨下,中箭的魔狼在半空中纷纷倒下,嗷嗷叫喊。

陶镖头循着发箭的来源,原来是宋军,是王荀带着部下赶到,上千的火把围了上来,数量貌似比魔狼还多。

王荀对陶镖头大喊道:“我乃宋军王禀部将,尔等叫什么名字,快报上名来。”

神秘男子和男孩慌了神,管家道:“原来是王将军,我们是逃难的百姓,不想迷路在这深山野林里,遇到这些魔狼了,还望王将军救救我们。”

魔狼们见宋军人多,有些胆怯,转过身子朝宋军扑去。

没等魔狼扑来,弩箭纷纷射出,打得魔狼嗷嗷叫唤,不敢再攻。

管家大喊道:“王将军,这里有一匹魔狼的头头,非常的怪异,要小心啊!”

王荀拔出剑指着狼王道:“弩弓手准备,对准狼王。”

之前,王荀是怎么寻找到陶氏镖局的这些人的呢?

就在陶萧布下了迷局之后,王荀带着人追到了小树林里,王荀命人在前面点着火把寻找镖车的车轮印。

只是奇怪的是宋军跟着车轮印一直往南之后,就发现镖车已经被遗弃在这里了。

王荀问霜儿道:“你可曾认得这些镖车。”

霜儿慌张道:“认得,认得,这些镖车就是他们留下的,你看,我没说谎吧!但是奇怪,这人呢?”

王荀道:“你之前说他们会去台州,必定要往东走,而他们的镖车从小树林那就改变了方向,一直往南走。这个——”

霜儿纳闷道:“是啊,难道他们知道我离开之后,就改变了去台州的路线?”

王荀想了想道:“也许有这个可能。”

王荀下令道:“往东边和南边方向各派探子,寻找可疑的脚印,还有,注意观察林子里的草,是否有被折断过的痕迹。”

霜儿佩服道:“真不愧是王禀将军的儿子,想法就是敏捷,小女佩服得五体投地。”

霜儿将小手搭在王荀的肩膀上,用妩媚的眼神直溜溜的看着王荀。

王荀严肃的推开霜儿道:“哼,你个不知羞耻的妇人,背弃了自己的丈夫,现在还想对我使媚眼,收起你这种有悖于人伦的想法,要不是我爹有令留你狗命,我早一剑结果了你。省得祸害人间。”

霜儿看到这小将军有几分英雄胆色,心里有点害怕,也有点喜欢,跪下来道:“霜儿知错了,民妇知道自己是背叛了丈夫,还带着你们来追杀他,但是这都不是我的错啊,也是你们逼的啊,如果你们不打仗,我们这些老百姓哪里会过着这战乱之苦呢?要不是离开青溪县,我现在应该还在家里的床上睡大觉呢!”

王荀想想霜儿说得也是有道理的,他想起父亲曾经说过,这战乱之苦,最苦的是百姓,之后就是我们这些当兵的。但是这也没办法,国家有难,岂能坐视不理。能人者,必当报效国家。

王荀想到霜儿也算是百姓中的苦难人,于是消气道:“你起来吧!找到陶氏镖局,也不一定要杀了陶镖头,他若不知情,那还可以免去死罪,要是明明知道那些人是朝廷要缉拿的人还要送镖,那就是株连九族的事情。”

霜儿起来后,又急忙跪下道:“还望王将军救民妇一命啊,我可不想死,这株连九族,那不是我也被杀了吗?”

王荀道:“你放心,我爹不会杀你的,既然说留下你的性命,就不会食言。”

这时,探子回报道:“将军,东边发现有草被折断的痕迹,还有刀砍杂树的痕迹。”

王荀听后,乐道:“哈哈,这种雕虫小技,岂能瞒得过我,下令,全军向东快速前进。”

王荀的判断没有错,在他看来,既然之前说要去台州,就不可能临时改变,那只有在中途制造假象,引开追兵,王荀在寻思着,要是我军能用到这样的人,必定是我军的好事。王荀心中就开始盘算着如何招降了这个使出这个计策的人。

王荀追到陶镖头被魔狼围困的地点时,欣喜若狂。

此时此刻,宋军的弩弓手,已经将弩箭对准了魔狼王。

王荀一声令下,数千的弩箭随着士兵扣动扳机嗉嗉飞出,密密麻麻。

叮叮叮~~~~~

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弩箭根本无法射中魔狼王。更确切的说,没有一支箭是能靠近魔狼王的身体的。

宋军的弩弓手慌了神,个个脑门上挂了无数个问号。

王荀也感到惊讶,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种怪物与人共处。

魔狼王的三个肢体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防御工事,那防御的速度快如闪电,肉眼根本无法看得见,更不用说在漆黑的森林里,只有火把这微弱的光。

王荀不相信,这攻势如此强大的弩弓手会输给这么一个畜生,他大喊道:“弩弓手准备,攻!”

嗉嗉~~~~~

魔狼王头部的三个肢体,变成的三把利剑可伸长,可缩短,对射来的弩箭,都绝无虚发的挡住了。那种惊人的速度,不是常人所能做得到的。

其他的魔狼都躲在魔狼王的身后,不敢乱扑。

王荀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看出了什么破绽。

王荀又重新下令道:“弩弓手准备,攻!”

管家在另一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啊!这些弩箭根本无法伤到那畜生。”

陶镖头道:“我们还得想办法赶紧开溜,想必他们是来捉我们的。”

神秘男子道:“陶镖头说得是,他们就是来捉我们的,我看到你那个婆娘的身影了,就藏在宋军之中。”

陶镖头咬牙切齿道:“要是让我逮到这个贱人,我一定将她千刀万剐了。”

管家道:“还是先别想这个了,现在宋军已经将我们和这畜生围住,要是再不想办法脱身,怕是被千刀万剐的是我们。”

弩箭再次发射,王荀想到,这个魔狼王只有三把利剑,要是不断地对他发射弩箭,那么它必定将注意力集中在防御上,这样一来,在它的进攻上就会变成弱势,倘若我在士兵发射弩箭之际,对它发起一个冲刺的劈杀,那会怎么样呢?另外,狼始终都是孽畜,是怕火的,要是让士兵一边放箭,一边朝它掷火把,这样一定能引开它的注意力。

王荀握紧了手里的剑,准备下令弩弓手不停息的发射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