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七章:能量石与晶核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章:能量石与晶核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52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救命救命啊!”萧圣子急得尿飙道。

鸿熙拿起村长给的寒铁星冰剑,刚拔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村长给的这把所谓的宝剑,原来是一把木剑。

鸿熙瞪大眼睛,大喊道:“有没有搞错啊!一把木剑!”

鸿熙是死马当活马医,拿起木剑朝黑鳄鱼劈去,木剑断开了。

“快点啊,帮我把衣角割掉。”萧圣子哭求道。

萧圣子双脚拼命的原地打滑。

黑鳄鱼死死的咬着不放。

鸿熙看到萧圣子腰间有把小腰刀,抽出小刀,将衣角劈开。

扑哧!

黑鳄鱼钻进了水潭里。水面上水草浮动,波纹连连。

“这畜生,吓死我了,这畜生!吓死我了!”萧圣子不住的骂道,裤裆子湿了一大片。

鸿熙看了看,忍不住笑道:“就你这样,还当武师?还跟我来?”

“武师是武师,黑鳄鱼是黑鳄鱼!有谁说武师一定要跟这畜生比武的吗?”

“这村长真是一个奸商啊!出来的时候没有检验这把剑,真是作孽了!”

“我这把腰刀还管用。”

“遇到个小的倒是不碍事,要是遇到个更大的,你我都是它们的晚餐了。”

嗤嗤~~~~~~

“来了,小心点!”

呼噜!黑鳄鱼毫不客气的向鸿熙发起进攻,张开血盆大嘴。

鸿熙紧握右拳,蓄力几秒,眼看就要被黑鳄鱼一口吞下。

萧圣子急得大喊道:“快出手啊!你脑袋快没了!”

嘭~~~~~

电光火石间,鸿熙一拳绿光打出,黑鳄鱼嘴巴被打碎,肉末横飞。

鸿熙的这股力量引起了一片震荡,这股气息扩散开来。

沼泽地顿时寂静下来,没有一点点声响。

他们俩随处寻找魔兽的踪迹,一直毫无结果。

他们来到一块实地,湿气就没有刚才的那么重。萧圣子隐约在黑暗中看到前方有一座高山。

萧圣子指着那座黑乎乎的山道:“莫非这魔兽就在那山上?”

“有可能,走吧!”

“你们站住!”一个声音在黑暗中传来,十分苍老和厚重。

鸿熙走过去仔细看,是一棵老树精。

老树精只有两片树叶,说话有气无力。

鸿熙拱手道:“仙者有何指示?”

“我不是仙者,我不过是这里的一棵不起眼的老树。”

“老者为仙,失敬!”萧圣子道。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老树精问道。

“找魔兽。”鸿熙道。

“找魔兽?做什么?”老树精问道。

“告诉你有什么用?”萧圣子道。

“哼哼,你们是来送死的,还是回去吧!”

“我兄弟有天生神力,何惧之有?”萧圣子拍拍鸿熙肩膀道。

老树精伸出树枝搭着鸿熙的肩膀,感受到有一股惊人的力量在他体内蕴藏,道:“你不是这里的常人,虽然有神力,但是,你赤手空拳绝非能打败魔兽。”

“仙者的意思是强攻不成,要智取?”鸿熙道。

“呵呵,果然是个能人,小子,你有过人的智慧。”

“还望仙者指明一条捷径助我成事。”

老树精指着远处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说道:“看到了吗?”

“看到了,你是想说魔兽就在一座山谷中是吗?”萧圣子不以为然道。

“不,就是它,它的整个躯体正在处于沉睡中。”

轰~~~~~

萧圣子和鸿熙心里一阵恐惧的轰鸣,像电流一样击过脑部。

鸿熙尴尬道:“啊哈哈,啊哈哈。”

萧圣子道:“我看,我们回去做饭就好了。”

“说得有理。”

两人刚要转身。

“且慢!”

鸿熙道:“仙者还有什么指示?”

“凭你现在的功力根本不是魔兽的对手。”

“所以,我决定打道回府。”

“万事不是没有可能。”

“那么说,还有机会?请仙者指路。”

“魔兽大多时间都在沉睡,你们大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断他的阳气,这样,他的魔力定会在瞬间消失,取它性命是何等易如反掌。”

“这并非君子所为。”

“正所为兵不厌诈。”

“我送你一把匕首,此刀削铁如泥,定可成大事。”

“为何仙者这样恩待于我们?”萧圣子道。

“魔兽掌控了这一方土地已久,我是最后一棵老迈的树精,其他的已经都已被它吸附灵气,我期待一个有能的有缘之士,为我精灵界除魔。”

萧圣子两腿软道:“真毒啊,这不就是借刀杀魔吗?”

“事不宜迟,趁魔兽没有苏醒时,一刀解决。”

寒风萧萧,枯木摇曳。阴沉沉的气息包裹着人的恐惧之心。

萧圣子心里发毛的拿着小腰刀尾随鸿熙进入魔兽栖息之地。

呼噜噜~~~~~~~

魔兽呼吸的气像一股强风冲过来。

这是一头黑水鳄鱼兽,身体庞大,左右两颗獠牙好比两座山峰,一身光溜溜的黑色皮囊,像一座山一样伏在实地上酣睡。

鸿熙蹑手蹑脚,冒着汗,屏住呼吸,走到黑水鳄鱼兽的阴下。

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人作呕。

鸿熙慢慢的将匕首拔出鞘,举起匕首,看着黑水鳄鱼兽的阳气。

蓄力~~~~~~~

咇~~~~~~~萧圣子一脚踩到了一只癞蛤蟆。

黑水鳄鱼兽被惊醒。

“啊——妈妈呀!”萧圣子失声惊叫起来。

嗷——嗷——

怒吼声如迅猛奔雷震荡四野。

鸿熙不等魔兽回神,手起刀落。

呲~~~~~~~~

鸿熙斩断了魔兽的阳气。

哇~~~~~~~~~嗷!

魔兽捂住自己的阴下,举起一个大拳头仿佛从天而降下来,朝鸿熙锤下来。

鸿熙向边上跳开,那一大拳头直接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魔兽捂住阴下,千百条白色流体从那里飞出,飞向四处。

原来是魔兽吞噬过的精灵的真气。

“不!我千年的修行!”

魔兽由一个庞大的躯体,逐渐缩小,小到只有鸿熙的两倍。

“这才是它的本来面目。”萧圣子壮起胆道。

魔兽亮出两只钢爪,迅速的朝鸿熙冲过来,一道闪光而过,鸿熙急速起跳。

鸿熙身后的石头被击个粉碎。

魔兽愤怒的仰视鸿熙,跃起操起两划,两道闪光划过鸿熙的后背。

鸿熙被钢爪重击,顿时瞳孔增大,被钢爪爪峰顶到了半空中,重重的摔在地上,直吐鲜血。

魔兽奔跑过来。

萧圣子握着小腰刀,闭上眼睛冲过去。

魔兽一个巴掌把萧圣子打翻到一边,萧圣子受了狠狠的一击。

“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魔兽用尽全力,腾空蓄力在右爪上,想一击取鸿熙性命。

鸿熙吐血,一时间无法动弹。眼看着魔兽的一团黄色光亮的魔爪正朝着自己打来。

千钧一发之际,老树精突然从侧面扑向魔兽,抱团翻滚到一边。

老树精死死的抱住魔兽不放。

“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在作怪,本想留着你给我看大门,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我的族人被你杀光,我为了等这一天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精灵们,今天你们可以安息了。”

“话说得太早了,老不死的。”

魔兽挥起魔爪,插入老树精的身体,老树精瞬间浑身无力。

奄奄一息~~~~~

“你们——一定要为我族报仇!”

鸿熙捂着自己的胸口,站起来道:“不——不要杀他。”

魔兽毫不留情的将树精撕成碎片,吸取了老树精的灵气,吼道:“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这是万物生灵永远无法改变的法则。”

鸿熙愤怒了,两眼通火,布满血丝,紧紧攥着拳头,拳头燃起紫火。

魔兽刚才的那一重击,好在有村长夫人的锁子甲衣护体,骨头没有被打断。

但是,这一身铁甲衣也被击破了一个口子,承受不住魔兽的下一次重击。

鸿熙将真气运行起来,气流一脉,大喝一声,浑身的肌肉增大了一倍,骨骼变得比原来更有抗击力量。

鸿熙吼道:“降魔咒!”

一个光波打出,没有击中魔兽。

魔兽又是一个强有力的俯冲,直杀过来。

鸿熙瞬间转移,不知去向。

魔兽的魔爪只在鸿熙遗留的原象上划开五道光。

噗~~~~~~

五道光落在了前面的石头上,碎裂!

四周大雾开始弥漫。

只有魔兽的双眼在黑暗中闪着紫光,这无疑是个暴露自己的方位的弱点。

鸿熙从天而降用匕首劈开,刀锋之气形成一个半月,闪电般直取魔兽。

轰~~~~~!

这一斩击中了魔兽的胸口,魔兽摔到了地上。

鸿熙知道这把匕首的威力太小,不足以使它致命。

哒哒~~~~~~

只看到一个身影朝着魔兽快速的移动。

魔兽嚷道:“你就这一点本事吗,给本王饶痒痒的吧。”

魔兽爬了起来,朝鸿熙的影子划开了十道闪光,形成网状,飞往鸿熙。

鸿熙闪避,冲到魔兽身前,一连在魔兽身上划开了十刀。

匕首虽然短小,但是十分锋利。魔兽的皮肉毕竟不是铁打的,外加上阳气被取,身上所聚集的灵气消退大半。

嘶嘶~~~~~~~

魔兽身上的鲜血直喷······

魔兽被砍得七零八落,浑身是口子,伤口喷出黑血,染黑了地面,他依然垂死挣扎,怒号着,四处张望,伺机找到最后取胜的一线希望。他朝天震吼一声,这是将垂死的信号告知自己的同伴的做法。

鸿熙并不知道魔兽的用意。

鸿熙现身在魔兽身后,凝聚手中的紫色流光,手掌中渐渐的凝聚起一个紫色的光球。

魔兽感觉到了身后有人,缓慢的转身过来。

鸿熙运足力量,一掌打出,光球快速的打到魔兽的胸膛上。

魔兽的眼球布满血色的血丝,刹那间变成了白丝一片,他的躯体被白光像刀子一样在体内四处切割,所有的曾经划过的刀口子都射出光芒。

“不~~不,我不想死,救救我!”

啊~~~~~~!

噗嗤~~~~~

魔兽的躯体炸裂开来,变成了碎末。

黑血上,现出一颗能量石和魔兽身上掉落的紫色晶核。

“能量石和晶核,我头一次看到。”萧圣子惊奇道。

“我也是头一次,这作用有多大?”鸿熙问道。

“我也是听祖上一辈说,每个魔兽身上有着维持自身生命和力量的能量石和晶核。晶核又因魔兽本身的资质而定,资质差的魔兽体内为白色晶核,甚至是没有晶核,而能量石就很稀少了,只有穷凶极恶的魔兽才会有能量石。这个能量石是能吸取精灵灵力的,从而让自己躯体庞大起来,力量倍增。”

“这样子,对于我们,是一个灾难!”鸿熙忧虑道。

“祖上说,原本我们就没有这些东西,最根本还是在于我们。”

“不明白。”

“祖上说,我们无休止的杀戮,无休止的欲念,从而产生了鬼狱,魔域,仙域。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