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十章 神秘男人的苦楚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章 神秘男人的苦楚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299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在山崖间,王荀的士兵慢慢的沿着山岩峭壁摸寻着路子往山下走。他们一直寻找了几天,这里藤蔓杂乱,悬崖陡峭,有几个士兵不小心从山崖上滑了下去,还被风刮走了,隐约中只听到那士兵在烟雾中惨叫的声音。

正当王荀走到一个山洞口的时候,这里有一大块岩石突出,犹如一个跳板一样延伸到外面的半空中。

士兵回来禀报道:“报,将军,那块空旷的岩石上躺着一具女尸,已经开始腐烂。”

王荀疾步走上去看,尸体果然长满了蛆虫,尸体到山洞口之间,还有两路干瘪的血迹,想必是此人跳下来时没死,爬到山洞口,又爬了出来。

霜儿在后面看到了大叫起来道:“啊!是竹儿!”

陶镖头看到竹儿的衣服,确定道:“真是竹儿,没想到这丫头死在这里了,真是可怜啊!”

管家热泪盈眶道:“可怜小妮子,不知道陶小姐怎么样了。”

陶镖头看到这样的惨状,不敢往下想,只求老天爷开恩,放了他的女儿。

王荀道:“竹儿是你们什么人?”

陶镖头道:“就一个丫鬟,跟了我女儿好多年了。”

王荀同情道:“洪将军,找些枯枝败叶,给这个竹儿火化了吧!”

洪德道:“遵命。”

王荀看了这个山洞道:“命一百名士兵拿着火把进山洞探路。”

一百名士兵点着火把走进黑漆漆的山洞里,这个岩洞深不见底,一路都是往下的趋势走,形成一个螺旋式的路子,又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井。一个声音都能震荡整个岩洞,还听见潺潺的流水声。

一百名士兵往下走了大概一里路,一路上都在自己走过的路子上留下标记。此时他们隐约听见在岩壁上有嗤嗤的声音。

校尉扬起手,道:“大家警惕,好像听到有什么声音。”

嗤嗤,噗噗~~~~~

士兵用火把照着岩壁上,看到几尊如佛祖一般的钟乳石,很精美。火把的光线继续往上照,只看到有几只倒挂着的蝙蝠在发出嗤嗤的声音。

士兵回禀道:“是蝙蝠。”

校尉放松道:“哦,那就没什么事,继续前进。”

王荀在洞口吃着东西,看看时辰,下令道:“再派一百名士兵前去接应之前的一百名士兵。若有情况,只可退,不可恋战。”

第二批士兵拿着火把沿着第一批士兵留下的标记,继续去寻找他们。

哧~~~~

校尉又听到一阵粗犷的呼吸声,不以为然,以为是蝙蝠发出的声音。

不料,百名士兵中,有一名士兵被什么东西咬住,拖着走。

被咬的士兵大叫起来道:“啊~~~~!救命,救命!”

士兵们听到惊叫声,赶紧回头,却不见了踪影。

校尉紧张道:“剩下的人,每20人一组,分成五组,集中围成圆阵,不要慌!”

剩下的99名士兵听令后纷纷行动起来,19人的那一组就在最后面,正在与其他组组合成圆阵。

在黑暗中又有一个黑影扑上来,咬住了一个人头,拖了去。

第五组的士兵大喊起来,架起弩弓朝着黑影乱射。

校尉又道:“第一第二第三组拔剑,在外围保护弩弓手,弩弓手站核心。”

阵型变化,大家心里都提心吊胆,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怪物,大家都猜测,不要再遇到魔狼王那种变态的怪物了。在这漆黑的岩洞里要是出现这种怪物,非得全军覆没不可。

哧~~~~

校尉的耳朵灵,听到了那怪物的喘息声,挥起剑向前方丢了一个火把,喊道:“弓弩手,放箭!”

弓弩手接到命令,集中火力顺着校尉的剑指去的方向放箭。

嗉嗉~~~~~~

嗷~~~!

火光中,士兵们看到这样一个怪物,身体庞大,肌肉爆开,撑破了他原本身上的衣服,肌肉紫黑,身躯如狼在直立行走,嘴上两颗獠牙,紫光眼,脸上长满了毛,手掌中长出长长的利爪。

这个怪物中了两箭,并不感觉到疼痛,它抓起那两支箭,嗷嗷大叫的拔出来,那箭头还带出两块肉,黑血滴在地上。

校尉下令道:“第五组,火速撤回去禀报王将军。”

第五组士兵拿着火把,快速的往上跑。

那怪物大吼起来,震荡了整个岩洞。坐在洞口的王荀等人也听到了这个巨大的吼叫。

洪德听到后,对王荀道:“少将军,洞中有怪异。”

王荀道:“看到女尸旁边有不一样的血迹,早料到洞中还有些怪事,所以才命士兵分批去探路。”

洪德佩服道:“到底还是少将军,心思缜密啊!”

王荀道:“好了,现在水落石出,等着这两百名士兵如何将怪物引出来。”

第五组的士兵往上跑回来的时候,与第二批的一百名士兵相遇。

第五组士兵道:“前方遇到怪物。”

第二批统兵道:“少将军有令,若遇到敌情,只可退不可恋战,带路,将其他的兄弟撤回来。”

“是!”第五组的士兵异口同声道。

第二批士兵赶到时,第一批士兵的剑兵正在与怪物厮杀。

第五组组长道:“校尉,少将军有令,遇到敌情,只可退,不可恋战。”

军令如山,校尉下令道:“且战且退,弓弩手抱团防后,防止这怪物袭击后腿。”

两批士兵井然有序的撤退。

那怪物爬上岩壁,运动速度很快,一直追到洞口。

王荀对退回来的士兵大喊道:“回来的兄弟往两边分开!”

怪物从黑暗中猛扑出来。

王荀大喊道:“放箭!”

嗉嗉~~~~~~

密密麻麻的弩箭朝着那怪物射去,怪物中箭嗷嗷大叫起来,上百支弩箭射在怪物的身上,其他的弩箭被怪物的利爪打断。

直到怪物的黑血留了一地,跪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王荀喊道:“停!”

怪物瘫倒在地上抽搐着。管家道:“镖头,这人看起来眼熟啊,这个——不是方七佛吗?”

陶镖头听了便仔细看道:“衣服很像。”

管家道:“是方七佛。”

怪物的身躯渐渐的变回人形。

可惜的是,怪物真的是浑身插满了箭,连妈都认不出了。

王荀听到管家说方七佛的名字,道:“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认真一看,他还真是方七佛。”

原来,一路赶路的神秘男人就是方腊的悍将方七佛,他流着泪,喘着气。

王荀道:“那个男孩呢?”

方七佛淌着泪水道:“被我吃了”

王荀听了,不解道:“你怎么能吃了?”

方七佛道:“有什么办法?人都死了,天命如此。”

王荀道:“天命?都是那个巫师妖言惑众,预言什么南方有叛乱,才惹出你们这些祸端。”

方七佛道:“朝廷无道,还不允许有能之士占据天下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今日且输给你们,但是,不等于说,你们就高枕无忧。”

王荀怒目道:“死到临头,还那么嘴硬。”

方七佛道:“我死不足惜,而且我本身就像死,这种被魔狼毒侵蚀的日子,根本不好受,还不如死了算了。”

方七佛口中喷出一滩黑血死去。

王荀看着方七佛的尸体,疑问重重,问洪德道:“洪将军,你信不信一个叔叔会吃了自己的侄儿?”

洪德想了想道:“要是他变成刚才那种怪物,很难说啊!”

王荀转过身看着山崖下有炊烟升起,隐约中还传来犬吠的声音,道:“果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猜测,方毫尚在人间,叔叔不可能吃了侄儿,传令,沿着岩洞往下探路,找出通往山下的路口。一定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管家心想:要是陶小姐还活着,必定会在山下,宋军搜寻下去,一定会伤及到陶小姐,从最为安全的猜测去想,宋军不下山是最好的。于是管家狂笑起来,弄得所有人都莫名其妙起来。

王荀不解道:“你该不会也中了魔狼之毒了吧!”

管家笑道:“我笑王将军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洪德听了,怒火中烧,少将军一直是他的偶像,是少将军的忠实粉丝,他不允许任何人说污蔑少将军的事情,急得拔剑道:“你敢说我们少将军糊涂?我宰了你。”

王荀道:“洪德!放肆!”

王荀想了想道:“你且说说,我如何糊涂。”

管家道:“王将军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如今朝廷最关心的是什么人的性命?”

王荀道:“当然是方腊了。”

“那就是了,别人都在攻占青溪县,而将军却要追着这个不知死活而且不成气候的人。你说值不值得!”

王荀思忖道:“你说得也有一点道理,但是父亲下令来追捕黄金之事。”

管家道:“你现在不已经捉住了我们,射杀了方七佛了吗?而且方七佛变成魔人丧心病狂的吃了自己的侄儿方毫,这不是已经很圆满的完成任务了吗?你为何不抓紧时间投入到攻城立功的战场上去。我实在看不过去,所以说将军糊涂得很。”

王荀道:“你这样劝说我回去,到底是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