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三章 村长的法力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章 村长的法力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王荀的部队进入了谷底的村庄,他为这个幽静的村庄感到意外。

王荀看看周围,除了听到自己的士兵正在互相传唤的声音,其他的都是静悄悄的。

“嗷!”

啊~~~~~

这两个声音几乎是混杂在一起,所有正在寻找方毫的人都惊悚起来。

在幽暗的丛林中,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闪现到了方毫的身后,这个人就是变异了的鸿熙。

鸿熙完全变成了快如闪电的狼人,出手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鸿熙一个长爪直接捅穿了方毫的躯体,方毫还没来得及再去喊叫第二声,已经毫无知觉的被杀死。

弩弓手循声而来,看到方毫已经死在那个狼人的手上。

士兵大喊道:“少将军,这里又发现有怪物!”

洪德拿起士兵手中的长矛朝着鸿熙掷去,锋利的长矛在风中嗉嗉作响。

鸿熙却轻而易举的抓住了那根长矛,转过矛头,朝士兵掷去,这根长矛像烤羊肉串一样把五个士兵串了起来,狠狠地插在大树根底下。

王荀看了,大吃一惊,这个狼人的力气远远比方七佛还要大。

管家道:“这个不是上官公子吗?怎么他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霜儿不语,看到那狼人已经吓尿了,想偷偷的溜回洞内,借机逃跑。陶镖头道:“霜儿,你别费心思逃了,你到哪里都会被抓,知道为什么吗?”

霜儿被叫住了,道:“你就不能让我跑吗?瞧瞧你们一个个熊样,兵打不过,妖怪杀不了,我跟着你们真是倒八辈子霉了。”

两个士兵将霜儿提了回来。霜儿愁眉苦脸道:“你们要是杀不了这个怪物,我们就跟你们一起陪葬了,我那么年轻,我不想死!”

管家听了,恼火道:“呸!你还年轻,老来俏的狗东西。”

霜儿听了,来气了,不管旁边是士兵还是怪物浑然不管,指着管家就骂道:“好你个狗奴才,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主子,你敢骂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管家不屑一顾道:“来啊!你来啊!我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远处。

鸿熙在地上猛踩了一脚,击打地面的气流顿然扩张开来,包围上来的弩弓手被气流卷起,都摔倒在地。

拿着长矛的士兵也围上去,鸿熙见势不妙,找了一个薄弱的口子,划开三道闪光,杀开了一个缺口,冲了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陶镖头道:“真是作孽啊,上官公子怎么也变成那样了,还没来得及询问陶萧的事情呢!”

管家指着远处道:“不用问了,那不是小姐吗?”

陶镖头望去,果然是陶萧。

陶萧和萧圣子,还有村长是一路沿着鸿熙的痕迹寻找到这里,没想到看到倒了一地的士兵,个个被鸿熙所伤。

管家喜出望外的喊道:“小姐!”

陶萧看到了陶镖头和管家,心里也是很高兴,没想到还能见到自己的亲人,不一会儿,热泪盈眶。

然而几个士兵却围了上来。

洪德道:“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

萧圣子道:“拜托,老兄,我虽然也是个武师,但是起码知道是踏破铁鞋,你哪来的草鞋?”

洪德不服,喊道:“你文采好又怎么样,兄弟们,把他们给我绑咯!”

王荀隐约感到在陶萧人群中有一股强悍的气息,刚刚为鸿熙的法力所震撼,现在又看到有一个深不可测的高人,心里坎坷不安,折了这么多兵,真后悔没听管家的话。

王荀看着那个正在挖鼻屎的村长,他并没有把陶萧和萧圣子放在眼里。

一群士兵挺着长矛刺过来,萧圣子和陶萧躲闪开来,陶萧持着淑女剑挑杀,点刺,横劈,中剑者都血溅而出。

萧圣子也与士兵混杀起来。

村长则躲躲闪闪,最后跳到了树上看热闹。

陶镖头从来没见过女儿在用剑上竟然这么出神入化,看来对她的了解真是少之又少。

陶镖头问管家道:“管家,你可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练就了这么一套剑法?”

管家笑道:“恭喜陶镖头,你后继有人了,难道小姐的剑法不是镖头你教的吗?小姐在武功上有一定的造诣,这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天分,小姐不知道在哪里学到的这么一套潇洒的剑法,是我也未必能招架得住啊!”

陶镖头皱着眉头道:“没有啊,我很少在家,你不是不知道,难道他娘在临终前把陶家剑谱给她了?”

管家道:“这哪像陶家剑谱,陶家剑谱都是注重刚性,而小姐的步伐稳健,轻如飞燕,重则如山,轻重缓和,这个没有三十年的功底根本练不出来。”

陶萧纵身一跃,翻身跳到了管家的跟前,两剑挑断了绑在爹和管家身上的绳子。

陶萧看着自己的爹,冷冷道:“你——没事吧!”

陶镖头刚想说没事,不料他看到远处有一士兵架起了弩弓,瞄准了陶萧的背,扣动扳机。

嗉~~~~~

陶镖头大喊一声道:“小心啊!”

陶镖头拨开陶萧,那支弩箭射在陶镖头的胸口上。

管家一只手扶住陶镖头大喊道:“镖头!”

陶萧摔在地上,看到自己的爹中箭,这是为了救她才中箭的,她忽然爆出多年来从来没有喊出的一个字,道:“爹——!”

陶萧抱住陶镖头,眼珠子滚在眼眶里久久不能滴落。

陶镖头坐在地上,呼吸急促,但是笑容可掬,他缓缓的抬起手抚摸女儿的脸,道:“我好久没有听到你叫我一声爹了,女儿,爹求你原谅,爹这一辈子都对不起你娘和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陶萧突然感到要失去所有,通过这一遭,才知道,在心里,亲人才是最珍贵的东西,撕心裂肺的痛哭道:“不要,爹,你要活着,我原谅你,我原谅你!”

管家在一旁看着这父女俩,自己也心酸起来,毕竟是血溶于水啊,亲情是永恒的,不管有多大的误会或怨恨,在危难关头,还是牵系在一起了。

萧圣子听到陶萧大哭起来,担心出事,一个轻功跳到陶萧的身后,提醒道:“赶紧走吧!”

洪德道:“你们还想走?亏你想得出来!”

对于宋军来说,刚才鸿熙损了王荀好几百士兵,但是毕竟有两千人马,对付这几个人绰绰有余。陶萧看着周围的士兵慢慢的围了上来,想把伤员救出去,比登天还难,除非身后插上了翅膀。

村长在树上大笑起来。

萧圣子骂道:“村长,你别笑了,你吝啬,你好色我都忍了,你看到这种情景还不想办法救人,你还算是人吗?”

王荀夺过士兵的弩弓,架在手上,快速地瞄准村长立即放箭。

那支箭穿透了村长的身影,村长一晃就到了另外一棵树上,笑哈哈道:“萧圣子,别把我看得没有人情味儿,与这些宋兵比起来,我仁慈多了。”

村长在树上张开两手,手掌上闪出白色的耀眼亮光,亮的士兵们睁不开眼,光如闪电一般传到萧圣子身上,整个亮光很快的张开,像一个网罩住了陶萧、陶镖头、管家,还有萧圣子。

轰!

一声响起,耀眼的白光消失了,留下一阵烟雾,所有的一切恢复了平静。

留下霜儿看着嚷道:“人呢?去哪了?为什么不连我也带走。为什么!”

洪德划开烟雾寻找人的踪影,已不知去向,对王荀道:“少将军,你说这人还能有这本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荀冷静的思考着,收刮自己脑袋里的所有记忆,深沉道:“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村长应该是当年能预测未来的黑子巫师!”

洪德愣道:“黑子巫师是啥东西?”

王荀道:“连黑子巫师这么出名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副将的?”

洪德道:“我就会打打杀杀,谁去关心那些事情。”

“黑子巫师自从被全国通缉后就销声匿迹了,想不到在这里能遇到他,这个越来越有意思了。”

洪德道:“啥意思啊,少将军,逃犯这会儿也跑得没影了,现在还是啥都没捞着,就捞得这么一个老女人,有啥用啊!”

霜儿听了,气愤道:“什么老女人,你说话小心点,舌根别打结咯!”

洪德瞪大眼道:“信不信我把你给杀了!”

霜儿到吞了一口水,赔笑脸道:“求求你,别杀我,你说我怎么老都行,甚至是做你老妈子也可以。”

洪德怒了道:“呸!”

王荀道:“好了,别吵了,洪将军,立刻派人去这个谷子的村庄打探消息,这个村长的住处在哪。”

“是!”

探子开始行动了,进村子询问村长的事情。

村长施法之后,大家都一瞬间来到了石楼的大厅之中。

萧圣子四周一望,乐道:“我们——我们逃出来了。”

村长道:“你别开心太早,宋军都不是什么饭桶,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这里。现在先救人。”

萧圣子纳闷道:“村长,你不是不轻易救人的吗?怎么这次这么主动,陶萧小姐可没有答应要许配给你啊!”

村长猥琐道:“很难说哦,现在只要我说救她爹,她就要跟我一辈子,你说她会不会答应呢?”

萧圣子浑身冷了半截,道:“村长,你能不能给自己留个流芳百世的好名声?”

村长无所谓道:“既然名声都已经臭了,作不了好人,起码要做个小人嘛!”

村长右手拿着一把小弯刀,左手捧着一碗药酒,朝着陶镖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