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九章 黑暗之窟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章 黑暗之窟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3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小嘉被百花仙子从葬花深涧中带进禁地黑暗之窟,这里四周漆黑一片,远处时不时会传来哀嚎声,荡漾在四周。黑暗之窟四通八达,小嘉感觉自己在梦境之中,但又比梦境更为恐惧,四面八方都有一条窟道,又不知道通往哪里,由于不知道,所以只能原地不敢移动。四周都是石壁,这些石壁又好像有生命在蠕动,每隔五秒钟就会有一道红光从石壁穿过,很快又消失,接着石壁上会出现一张肥脸,这张肥脸会重复的问小嘉:“你是妖还是魔!”。

她已经不知道回答了这张肥脸多少次,可现在心里念叨的也只有天纵,希望天纵能快点来救她,她害怕自己的意志力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全线崩溃。

黑暗之窟是百花仙子惩戒仙子的禁锢之地,被惩戒的仙子会被减退200年道行,所以一提到黑暗之窟,仙子们都惧怕。

为此,芍药三仙子与金甲护卫苦战时,心里根本没有底能胜。

金甲护卫警告道:“三仙子,若不退下,本尊就不客气了。”

芍药三仙听后,惧怕得后退了两步,不敢向前。花郎君知道金甲护卫是个厉害的主,凭法力根本无法取胜,他在估摸着如何找到过关的奥秘。

三仙子中,芍药较为年长,她一施法,其他两位也跟着施法起来,瞬时,三束光波打在金甲护卫身上。

不料,三位仙子的法力正在被金甲护卫所吸收,并且无法停止。

花郎君觉悟道:“不好,这是倒吸法力呐!”

花郎君虽然是花花肠子心,但怎么说三位美人对他不错,想也没多想,下意识的抡起拳头就从身后朝金甲护卫的天灵盖狠击。

只听到咣的一声,仅仅就那么一声,什么事也没发生。花郎君被金甲护卫一掌打飞。三位仙子法力瞬间被吸透,一个个瘫软在地上,头发顿时煞白。

金甲护卫道:“三仙子执迷不悟,与妖孽共处,你们的法力已不复存在,花落消散,到葬花深涧去吧!”

三仙看着自己的手掌的皮肤慢慢的变老,惊叫起来道:“不,不要,求仙尊放过我们!”

金甲护卫道:“太迟,去吧!”

金甲护卫一拳打出,三位仙子随着一道紫光消失在原地。

花郎君喊道:“喂!这是搞哪出,一个都没留下。”

金甲护卫道:“妖孽,劝你快快退去,回到你该呆的地方!”

“反正我那里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今天要为三个娘子报仇!”说完,花郎君朝金甲护卫飞去。

恶战中,唯独海棠仙子在一旁没有参战。她知道与金甲护卫交战会有什么后果。

天纵道:“你看着几个姐妹被打死,也见死不救,你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难道没有一点友情吗?”

海棠道:“难道友情就要送死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蠢之极!”

天纵道:“人也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我才懒得跟你说。”

说话间,花郎君已被金甲卫士打得惨不忍睹。鼻青脸肿的晃在天纵和海棠中间道:“我被打得七零八落,你俩还有心思在这里斗嘴!”

天纵道:“这个金甲护卫这么牛掰,三个仙子都打不过,你也打不过,干脆先撤退,再找找别的办法吧!”

天纵刚想撒腿跑。

突然,地动山摇,云海翻腾,闪现出黑气,电闪不断。

金甲卫士惊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妖气如此之重!”

地面上忽然闪射出无数道黄光,一把巨锤从地下打飞山石,碎石炸起,纷纷散落下来。

金甲卫士事感不妙,后退了两步,口中叨念术语,一把方天画戟闪现在两手之中。

从地下慢慢爬出来一头巨兽。这头巨兽的个头是金甲卫士的10倍,两眼如黑洞,四手有浑天神力,每只手紧握一把巨锤,身子周边闪现着黄色的光器。

花郎君三人躲到一边,大惊道:“天啊,混石魔!”

天纵道:“什么情况,混石魔?”

海棠仙子道:“混石魔,神殿山下山神的大弟子,因私下与天涧河神幽会,被山神发现,逐出了山门。”

天纵好奇道:“后来呢?这山神就这么不通情达理吗?这年轻人恋爱还有错?难道是早恋?”

海棠又道:“因情所困,魔心骤变!其中的原由,我也不是很清楚。”

花郎君得意道:“娘子这就有所不知了吧,这种花前月下之事,也只有我最清楚。”

海棠道:“是是是,就你这风流痞子最知道。”

天纵似乎忘记了小嘉的安危,对这个混石魔很感兴趣道:“快说快说!”

花郎君道:“还没有收混石魔为徒前,山神原本与天涧河神是有那么一段故事的,只因山神要恪守山令,终身不可有凡尘之念,否则将会被山咒诅咒,每天要承受裂心之痛。天涧河神不了解其中,在恨意中刻意报复······”

天纵正听得入迷,不料一块被金甲卫士劈断的山石正朝这边闪飞过来。海棠一掌打碎。

海棠道:“好了,这个节骨眼上,你俩还有心情唠叨别人的情史,你们真是天生一对。”

天纵回过神来,心里一个激灵,道:“对对对,救人要紧,趁他们俩打得不可开交,咱们赶紧上船。”

金甲卫士正与混石魔激战,顾不上天纵三人。

船开了,三人伏在船上不敢乱动。

天纵问海棠道:“仙子,4个仙子就剩下你了,你认得路吗?”

海棠抬头看看前方,一脸煞白道:“我没去过,我也是跟你们一样,头一回上船。”

鼻青脸肿的花郎君瞪傻了眼,看看天纵,又看看海棠,一脸懊恼道:“娘子,你想玩死我们呀!”

海棠道:“我以为一上船就可以到了。”

天纵想哭道:“最好是这样!”

花郎君看着正前方,发现远处云团形成一个黑云旋涡,船正慢慢被卷入其中。

花郎君指着远处,想说出来,但又说不出,最后只能慌张的尖叫起来。

海棠和天纵回头望去,吓得脚软。

花郎君大喊道:“快用手划船,往回划!”

救命稻草般的指令,往往都掌握在船长的口中,这个指令让海棠和天纵听到了有生存的念头,赶紧一人一个,到船两边用手死命的划船。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很快,船被黑云旋涡吞噬······

“天纵,天纵——”天纵在黑暗中模糊的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叫他的名字。他慢慢睁开眼睛,突然很精神的抖跳起来,摸摸自己的头手脸,神情慌张道:“我,是不是死了?我是不是死了!”

一人上前紧紧抱着天纵大哭起来道:“天纵,真的是你!”

天纵慢慢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这才意识道,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是小嘉。

“小嘉?!真的是你,小嘉!”天纵喜出望外道。

“嗯!”小嘉热泪盈眶,各种感动和恐惧交织在一起。

天纵稍微镇定下来,意识开始恢复,想起还有花郎君和海棠,现在不见了踪影。他看看四周,漆黑一片,5秒时分,一道光闪过,又出现了那张肥脸。这把天纵吓了一跳。

小嘉道:“这是我到这里每天都看到的事情,除了这些,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也不敢走出去,只能在这里等你来。”

一个女人愿意在原地等一个男人,作为情场老手的天纵也意识到,小嘉的心已明确了这个男人是谁。

天纵借机两手搭在小嘉的肩膀上,深情款款地说:“我在外面一直找你,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我非常担心,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小嘉二话不说,又再一次感动的拥抱天纵。

天纵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又两手托住小嘉的脸蛋,帮其捋一捋秀发,虽然显得很凌乱,但平时的那种美依然深刻脑海,即使这里很漆黑,心却是看得如此透亮。

对于天纵来说,此刻的吻是锁吻,女孩子在这个时候被吻,那是要死心塌地的。

天纵的嘴唇正在慢慢靠近。

“天纵——!”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叫道。

这个叫声吓到了这俩小情人。两人迅速的防备起来。

天纵先是看到一双绿眼睛,恐惧又泛起。小嘉仓皇地躲在天纵身后。

“是我们,天纵。”花郎君道。

天纵这才放松下来,道:“原来是你们,你们没事吧!”

“没事。”花郎君道。

“这黑漆漆的,你也能找到我们,真有两把刷子。”天纵道。

“别忘了,我是蛇仙!”花郎君道。

海棠轻蔑道:“切,还蛇——仙!”

花郎君整整衣袖道:“怎么?难道不是吗?是谁刚才还死命死命的说完蛋了,出不去了?”

“你——!哼!你也就这蛇信子的本事!”海棠道。

天纵道:“花君,可有出去的办法。”

海棠又讽刺又庆幸道:“是啊,天纵,你是问对仙了,这蛇妖,不,这蛇仙可是常年窝在洞里的,再黑的洞,他都能爬出去!”

天纵欣喜道:“不管是妖是仙,只要能出去都是好妖好仙,出不去,就是死人妖!”

小嘉听后,噗嗤一声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