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十章 囚徒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章 囚徒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黑暗中,海棠感到自己的真气正在一点点的往外流失。她开始感到身体一阵阵微凉,于是对花郎君道:“我觉得冷!”

花郎君不以为然,道:“这么一个阴森的地方,当然会冷。”

不料,过了一会,海棠身上的灵力被一股力量吸了去,顿时,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海棠!”天纵叫道。

海棠一脸煞白,手脚在逐渐的如被霜打一般冷。

花郎君道:“这又是中了哪门子邪了。”

小嘉害怕道:“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花郎君这才醒悟道:“对,赶紧的,天纵,你背海棠,我在前面探路。”

花郎君变身成蛇,在前面寻找出口的方向。天纵背起海棠,快步跟上,但这个时候的海棠,显得格外的沉,如一块石头压在他后背,刚开始快步走了十步,就气喘吁吁起来。

走了半个时辰,花郎君终于感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微弱的气息,这个气息很平静,像是在等待什么,故意候在那里。

此时,天纵已没有力气说话。他放下冷得快僵硬的海棠,打了个喷嚏,道:“人生第一次感到对女人没了兴趣。”

“嘘,别说话!”花郎君警觉道。

天纵感到很无助,在这个黑暗中,又觉得是在一个老鼠洞里走,但又觉得是在一个宽敞无比的大黑暗操场里走,只要一开灯,就能让所有人看到,或者是能看到所有人。

花郎君变回人形后,运足了法力,让手掌燃气了幽暗的蓝光。

天纵又来劲的说:“呀呵,你这招牛逼了,打灯不用煤油,电筒不用电池,高科技。”

在蓝光的照耀下,一个高约三米,宽约两米的牢笼出现在跟前,笼子里坐着一具白骨,白骨的胸口处插着一道灵符封印。

小嘉吓得两手只抓着天纵的胳膊。

天纵道:“终于见到个不算是人的人了,总比一望无际的黑暗好。”

此时,有一个声音从白骨中传出来道:“我等你们好久了。”

花郎君道:“是你引我来这里的吧!”

“是的!”白骨声音道。

花郎君仔细打量牢笼,道:“你能帮我们走出去?”

“当然可以,只要你解开我的封印。”白骨声音回荡道。

天纵道:“解开封印?是不是把插在你身上的灵符拿掉便可?”

“正是!”白骨道。

天纵摇了摇牢笼道:“这个简单,关键是我怎么进到笼子里。”

花郎君打住道:“且慢,让我们解开你封印可以,但要先说说你的来历,你是怎么会被囚困在这里的。”

“说来话长,把我解开,我保证把你们带出去,决不食言。”白骨道。

花郎君心想:此白骨法力了得,被封印了,竟然还能从封印中传出声音。

天纵迫不及待道:“此话当真?”

“决不食言,否则我不得好死。”白骨道。

“切,你早死了,而且下场也不见得有多好。生前肯定做了很多亏心事。”天纵吐槽道。

花郎君又思忖道:如果不信他,也不知道是否能找到出去的路,刚才找了半个时辰才察觉到他这里的气息,要是再走下去,也不见得就能找到出口,干脆就信他,反正也同在一艘船上了。

花郎君道:“我且信你一回。”说完,一掌打出,将白骨胸口上的封印打掉。

霎时间,一个笑声从远处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流从天纵脚下划过,迅速聚集到白骨身上。白骨动了起来,摇动着自己身上的骨头咯咯作响。他用食指弹出一个光波,打在海棠身上。

海棠一阵阵抖动,从脚开始,慢慢变成了枯死的树干,一直延伸到脸部。海棠躯体的灵力转移到了白骨身上,不一会儿,白骨身上长出了肉身,变成了一个赤裸的男子。

花郎君嚷道:“你——你怎么可以杀了她!”

天纵和小嘉站在一边害怕极了,默不作声。

白骨男道:“杀?你看到的,未必就是你认为的真相。”

花郎君警觉起来,两手之间运足法力提防,道:“强词夺理,杀了人还这么冠冕堂皇,看我怎么把你打回原形。”

一掌打出,蓝色的光波打在我白骨男的手掌上,化成了一溜蓝烟消失了。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刚才这个花仙子已中了黑暗之窟的法力吸纳,她元神真气已耗尽,我只是为她解脱罢了。”白骨男道。

花郎君不解道:“此话怎讲!”

“黑暗之窟乃百花仙子法力所创,被囚困于此的人,终究会被她的法力所吸纳,待得越久,越是会像我一样。你也将是下一个被吸纳的人。哈哈!”白骨男道。

花郎君这才感到黑暗之窟的可怕之处,神情开始慌张道:“那——怎么可以走出去。”

天纵从花郎君身后拍了一下肩膀,花郎君跳起来道:“啊!我完啦!我要变白骨啦!”

“别神经过敏,是我!”天纵嚷道。

花郎君吓出一身冷汗,道:“你有话就说!”

天纵道:“是不是只有法力的人才会被黑暗之窟诅咒!”

白骨男道:“正是。”

天纵擦擦汗道:“哦,那我放心了!”

“你怎么能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可是跟着你一起来帮你找这个女人的。”花郎君道。

天纵道:“未必吧,你是见打不过那个战甲卫士,魔界的人又杀到,你才跟着来逃难的吧!”

白骨男打岔道:“怎么,魔界的人终于来了?”

“听你这意思,你是知道这魔界的人是要来的吗?”花郎君道。

“正是,原本他们是打算从这里打开通道上去的,只是因为你们撞开了缝隙,他们就从正门进去了。”白骨男道。

“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花郎君一脑的问号道。

“说多你也不明白,到时候自然会明白,也有可能到死也不会明白,我带你们出去吧!”白骨男道。

白骨男两手握住牢笼的栏杆,闭上双眼默念,栏杆在他的手里瞬间化作一股紫色的流烟。

顷刻间,整个混沌的黑暗之窟开始出现了无规则的裂缝,从裂缝间照射下无数条强烈刺眼的光线。

嗉嗉——!

正当大家都因为强烈的光线照得两眼发昏的时候,黑暗消失了。

当天纵再次睁开眼睛时,吓呆了,眼前的一幕,与那噩梦一般的黑暗世界,完全是天壤之别,很难想象,失去光明的人是多么的痛苦,内心需要多大意志才能抵抗得住双目看不到的光明。然而内心黑暗的人,再多的光明也是黑暗,多么可悲。

天纵情不自禁道:“小嘉,拥有光明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小嘉热泪盈眶道:“嗯!”

他们身处的是一个宁静的村庄,可以说是一个世外桃源,鸟鸣,花香,流水潺潺沁人心脾。他们跟前有一个巨大的椭圆石头,上面写着“黑暗之岭”四个大字。石头接着一条羊肠小道,通向远处,小道两旁玉石林立,柳树成荫。树下,有几座茅草屋,门楼上刻着“囚徒”两字,门楼两旁也挂着牌子,左边刻着:千年一情伤万法;右边刻着:顷刻三生恋百花。

天纵念来念去,仔细琢磨,没想出什么事来,纳闷道:“黑暗之窟,黑暗之岭,囚徒,这都哪跟哪啊!我们现在百花神殿的什么位置?”

白骨男笑呵呵道:“你管百花神殿做甚,这里有好酒好肉款待你们,就别想其他事了。”

花郎君一直在左顾右盼,他在猜想这些是不是法力变化的,一会儿黑麻麻,一会儿阳光明媚。黑暗之窟,黑暗之岭,这个白骨与百花仙子有莫大的联系。且看他有什么道行不说,能在瞬间将黑暗之窟的法力破除,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花郎君陷入沉思中时,忽然看到天纵在坐在茅屋前的木板上啃着一个大鸡腿。

花郎君鄙视道:“喂,你真那么饿吗?就不怕有毒吗?有点骨气好不好。”

天纵一边撕咬,一边说道:“管他呢,我饿坏了,要死也要饱死。”

木地板上,已有侍女缓缓地端上美味佳肴,有百年熊掌、千年魔灵菇、异色益鸟肉、龙前爪、迅龙暗鱼、山岭珍珠花鸡,还有各类鲜果酿制而成的果酒,等等。侍女在一旁拿着扇子缓缓扇风侍奉。

小嘉道:“他有骨气就好了,天纵,学学花郎君好不好。”

话刚落,花郎君早已端坐在天纵身旁,拎起酒壶就是来个满灌,大赞道:“啊!好酒!好女人,好茅屋,好地方!”

小嘉苦笑不得道:“你们还真夸不得!”

白骨道:“她们那里是仙境,我这里是人境。”

天纵道:“说实话,很感激你救了我们,又这样款待我们,但我们并不知道你的真实底细,我们也不想去知道,更不想参与百花神殿的斗争,说到底,一点毛关系都没有,就算是百花仙子们都被魔界所杀,还是魔界们被仙子所降服,我只是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人类,两界的斗争,不应该让我们来承担痛苦,说到底,我们想回到人间。现在这种生活才是我们想要的,成仙,我不要,成魔,我也不要。”

白骨乐道:“呵呵,小哥说话实在,也说到了我心坎里,我想告诉你们一个真相!”

“什么真相?”三人异口同声道。

“这里——就是人间!”白骨道。

“什么!”三人难以置信的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