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一章 道士遇道士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章 道士遇道士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话说鸿熙冲开宋军后,消失在丛林中,浑身的真气凌乱,当几股真气有几率合并在一起的时候,他趴在了越家村的山下,恢复了人形,但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此时,有个叫曹崇的盗墓贼假扮算命的道士,平时四处寻找风水极佳的墓穴,趁机盗墓。不想这一天却磕碰到鸿熙,摔了一脸的沙子。

曹崇看着鸿熙大骂道:“真晦气,竟然踩到个死人!”他用手探了探鸿熙,发觉还有气息,没死。平时对于曹崇来说,他并不爱管闲事,也不乐于助人,刚想转身走人,不想被忽然醒来的鸿熙一把抓住了右脚不放。

曹崇吓得以为是尸变,死命的挣扎,踹了几脚鸿熙的脑袋,情急中拾起一石头就要抡过去。

鸿熙眼睛没开,叫道:“救我!”说完便又昏厥过去。

曹崇放下石头,上下打量鸿熙,看装束不像是本地人,自言自语道:“奇了怪了,今天是撞了什么邪,碰到你这么一个瘟神。”

曹崇刚又想走,心里又想想于心不忍,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以后死后也有理由说救过人,看这小子,说不定救了后,以后盗墓也能收个不花钱的帮手。于是对着鸿熙道:“算我栽了,我俩有缘!”

曹崇背起鸿熙离开了。

回到家中,曹崇叫过郎中给鸿熙号脉,此时的鸿熙脉象平稳,毫无中毒的气象。郎中断定是中暑,开了一副药,离开了。

鸿熙苏醒过来。

“你醒了?”曹崇道。

“多谢大哥救命。”鸿熙道。

“大致不言谢,我救了你,你得知道报恩。”

鸿熙道:“那是肯定,救命之恩如再生父母。”

“算我没救错人,你先吃饭,吃了饭再喝点药,郎中说你是中暑,并无大碍,至于你的来历,我且不想知道。”

鸿熙道:“我会如实告诉你我的情况的。”

“行啦行啦,我也没兴趣,往后你跟着我打打下手吧!”

此时,曹崇正思忖着蔡家坟墓的事情。

前些天,曹崇探寻风水宝地到了南祁郊外越家村,发觉出此地不凡,想借机上山查探,被守卫山头的家丁赶了下来。曹崇眼咕噜一转,心想,要得有个方法上山才行。

经过多方打听,曹崇盯上了同样把坟葬在朝阳山上,正在南祁城替儿子治病的老蔡身上。

老蔡呢,大家背地里都叫他傻蔡,说着也怪可怜,傻蔡的儿子莫名的患了怪病,怎么也治不好,但也死不了。傻蔡不甘心,凭自己有钱,高薪聘请名医医治。这下子城里的医生可高兴坏了,尽用些治不好吃不死的名贵草药骗钱。倒有好心人提醒傻蔡,说那群骗子医生都是吭钱的。人家傻蔡说了,吃好药,吃不好也补啊,反正我有的是钱。那到是,反正有钱买药当饭吃都成。说来也奇,药吃多了,傻蔡的儿子倒是渐渐好了。傻蔡更是得意洋洋。

可惜好日子没多久,傻蔡的儿子老毛病又犯了。急得他又要去找那些骗钱的大夫去了。街坊邻居看见傻蔡的样子,都笑道:“老蔡,又去送钱了。”

老蔡装听不见,陪笑着扬长而去。

这几日傻蔡很少出门,曹崇蹲守好久才逮道这么一个好机会。趁傻蔡上街之时,曹崇早已打扮好,紫色镶金边道袍,头上箍个古色香木髻,左手持太极阴阳八卦,右手撑起看家招牌,天下第一铁嘴神算。看准了傻蔡的来路,边走边吆喝:“本半仙只解天下难解之事,掐指一算,便可知上三百、下三百年之事。有难事,找我曹半仙。”

可惜这曹半仙怎么也算不道这傻蔡一心急,看都没看一眼半仙。正在半仙吆喝的时候,傻蔡走得急了,踩了半仙一脚,疼得半仙哇哇乱叫,刚要回头。傻蔡已不知去向。

半仙埋怨:“哎呀呀,白白挨了一脚,晦气。”兜兜转转又在街角等着机会。

傻蔡兴高采烈的从药铺出来,这铁嘴半仙看准机会摇摇晃晃的直走向傻蔡,道:“哎哟,这谁啊这,走路不看人啊?”

傻蔡还正纳闷,怎么地上就躺下个人了。

这铁嘴半仙得理不饶人,拉着傻蔡的衣襟追着问要医药费。傻蔡这下傻了,莫名其妙撞了个人,还要给赔医药费,什么道理。

两个人吵吵嚷嚷的引起众人的围观,傻蔡心里想着家里的儿子,急着想摆脱这缠人的主,

道:“好好,我给我给还不行吗?你这就跟我回家拿就是。”

半仙拖着半瘸的腿,半废的手,难以转动的受伤的大肚子乐滋滋的跟着傻蔡。

傻蔡一进家门就叫道:“老太婆,药来了,药来了,快煎药。”

蔡大妈一听,赶紧过来接药。却狐疑的看着道貌岸然的半仙。傻蔡急忙催促蔡大妈煎药。

待大妈转身去煎药,傻蔡从屋里取出10两银子道:“这些钱够治你的伤了,拿钱快走。”

半仙拿着钱掂了掂,收放衣袖里,故做深沉道:“可惜了,好好把一个救命的神仙赶出家门啊。”

转身便走,傻蔡一听急了,赶紧拽着半仙的衣袖道:“道长能占卜吉凶,救人性命?”

曹半仙道:“你家小儿是否有病,久治不愈?”

傻蔡一听,恭恭敬敬的端上一杯茶道:“半仙不知有什么妙法救我小儿?”

半仙斜眯着眼珠瞅了瞅,喝了口茶道:“你小儿的病非药石可医啊。”

傻蔡道:“那该如何是好?”

半仙靠近傻蔡的耳朵低语:“你的祖坟风水有问题。”

这半仙可不光是盗墓贼,还精通风水之数。要说这风水之数,半仙可是无师自通,你道是他如何自通法?咱半仙曾自诩盗过999座墓,翻过999个坟,为了寻找好坟,不学点风水怎么行。

傻蔡的儿子肥头大耳,腰圆体阔,一看就是富贵病。要想治好只有一个办法,饿他个三天三夜。半仙一往傻蔡祖坟上扯,是在打傻蔡祖宗的主意了。

傻蔡没法,只好带半仙去看祖上风水。曹崇终于达到目的,一到朝阳山,半仙就叫道:“好一个风水宝地,我想上山头走走。”

傻蔡道:“不行啊,村里有规定,外人不能乱上山的。”

半仙道:“稀奇了,好好一座大山,却不让人走的道理。”

蔡老头道:“半仙不知道,山是越家村越家的。他家定下规矩,非本家人不得上山,违者处死。半山腰上还有他们家的围栏,山上还有守卫之人。”

半仙道:“莫非山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傻蔡道:“相传越家人祖上就埋在上山一处极好的墓穴之中,越家才兴旺发达。他们家担心有人破了他们的风水,才立下此规矩。半仙你看。”

说完傻蔡指向离山头不远的峭壁上的白色处:“那就是越家宝地所在。”

曹半仙望了望道:“并无稀奇之处。”

蔡老头靠近半仙低声道:“家父曾私下和我说道,其实那是一个龙口,越家人怕外人看见,故意种大树遮掩。”

半仙吃惊道:“龙口?哪来龙口之说?”

傻蔡道:“群山绵延,都说这山是龙头,因为半山上开有龙口,犹如巨龙盘卧,啸口朝天。相传山上曾有啸天洞。别人都说此处是风水宝地,我们才把祖上葬于此地。越家人并不反对,但只许葬在半山腰下。“半仙将信将疑。

就在今天,曹崇早有计划,趁晚上去朝阳山探坟墓,白天探路的时候,不想撞到鸿熙。遇到鸿熙,曹崇心里暗暗大赞上天对他不薄,心想一定是上天怜悯,要让他发大财,派个帮手,今晚帮搬宝物。曹崇越想越甜,嘴角边乐得流口水。

是夜,曹崇带上鸿熙,借着月色,偷偷混进朝阳山中。连日的打探,他已知上山之路和巡山人的巡山时间。他们爬上了半山腰,趁着月色寻找洞穴的入口。半山腰上没有办法进入那峭壁白色之地,只好把绳系在一颗硕大的树干下,然后往下爬。

月色照在白色的壁崖上,微微发亮,他们顺着绳子,荡入了洞口。洞的前面严严实实的挡住了许多硕大的树木,外人根本不能察觉树之后的天地。曹崇点起火星,挑起火把,洞里的景象着实把他吓了一跳。此洞犹如一张血盆大口,像要吞噬天地。口前竖起一块石碑,两口边卧有吉祥神兽。地上寸草不生,用石块摆起八卦阵,头顶用大理石刻的原石摆成北斗七星状。中间便是用四条大铁链撑起的古铜色大铁棺,若有风时大铁棺轻微摆动,好不吓人。

莫非宝物藏在棺中?

鸿熙看着曹崇的作为,慢慢意识到,他是在跟着曹崇盗墓。

曹崇思虑许久,到底该如何取财宝,他也拿捏不定,须得准备更多工具才行。多等几日,做好准备,等待时日再来窃取。他们俩循着绳子往上爬,脚还没站稳。忽听一人吼声:“我已等你多时。”话声未落,已有刀架在他们俩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