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coin in /www/网站源码/heimiao/app/novel.php on line 273
玉锁江湖录 - 第四章 醋坛子免费阅读 - 黑喵文学
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玉锁江湖录 共6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四章 醋坛子

  • 书名:玉锁江湖录
  • 作者:傲世阿耕
  • 本章字数:334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6:31

第七卷第四章醋坛子

鸿熙晕乎乎的睁开眼睛时,耳边听到潺潺的水流声,这里空气很清新,竹丛中的鸟儿叫得欢,阳光透过竹叶,斑驳的照在地上。他闻到一股清香味儿,原来在额头上放着一块手绢。

“你醒了。”越婷婷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道。

“嗯,是你救了我?”鸿熙问。

“不是,是你救了我,小女子无以回报,只愿在世能为公子做牛做马。”越婷婷跪下道。

吓得鸿熙赶忙起身扶起越婷婷道:“这是怎么说的,哦,我想起来的,我追着一群山贼,后来的事,我不记得了。”

“也是你杀了几个山贼,救了我。”

“是这样?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受我一拜。”越婷婷道。

“不,不用这样,山贼太可恶,烧杀村民,他们罪有应得。”鸿熙道。

“公子大仁大义,我们绑了你,你不但不计较,还出手救我,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都是误会,其实我也不知道曹半仙的来历,是他之前救了我,叫我帮他做点事,胡乱跟着他盗你家的墓,是我自己过意不去,我向你道歉。”

“看来都是误会,呵呵!一开始,我看你就不像是坏人。”

“是吗?呵呵。”鸿熙傻笑道。他奇怪自己第一次能跟女人说那么多话。他一直以为他跟女人都无法正常沟通,可现在竟然脸不红,心不跳。

“这是你的手绢吗?好香啊!”鸿熙拿着手绢道。

“嗯——是我的,这个我多的是——就送给你吧!”越婷婷难为情道。

“那好吧!我先拿着,反正也脏了,洗过了再还你吧!”鸿熙毫不犹豫的把手绢塞自己兜里道。

这一举动,婷婷看在心里,心里倒是乐滋滋的,她也是第一次送手绢给男人。

“肚子饿了,得找点东西吃。”鸿熙道。

“荒山野岭的,很难找到吃的,得到城里去。”婷婷道。

“你家人不知道情况如何了。”鸿熙担心道。

“不知道二哥逃出来没,我爹和娘年迈,不知道·····”婷婷忽然哽咽了。

“你别哭,我陪你去找你爹娘。”鸿熙道。

“山贼人多势众,不能硬闯,我进城找我大哥。”婷婷道。

“那我陪你去找你大哥,然后再救你爹娘。”鸿熙道。

“那好,我们上马,去南祁城。”婷婷道。

婷婷看着鸿熙,等待他上马,然后再搭把手,拉她坐在身后,可等了许久,没见鸿熙上马。

鸿熙尴尬道:“我,我没骑过马。”鸿熙的尴尬,就好像没获得驾照的人一般,囧在那。

“啊?!”婷婷惊讶道。

婷婷也不敢取笑,越上马,伸出手道:“来,上马!”

鸿熙两人同骑着一匹马,走走停停,一路饿得饥肠轱辘。

不过,鸿熙也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被迫搂着一个女子,倒是觉得难为情,要是不搂着,又怕自己从马上摔下去。一路上,婷婷散发的体香,让鸿熙如痴如醉。

傍晚,他们路过一家客栈。

婷婷下了马道:“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吧,马儿也受不了。”

鸿熙道:“也好。”

婷婷刚走进客栈,店小二就笑脸迎上来道:“这位姑娘,要住店吗?”

婷婷道:“这么晚了,当然要住店,不过先来点吃的。”

婷婷找了一张凳子坐下,警觉到隔壁桌子坐着人,身上还配着剑。

鸿熙绑好了马,跟着进到客栈大厅。

“这不是,鸿熙公子吗?”有人起身说道。

鸿熙循声望去,原来是陶家镖局的管家。鸿熙欣喜道:“管家,你怎么在这?”

“不只是我在这,我们家小姐也在。”管家道。

“哦,陶镖头呢?”鸿熙望了望。

陶萧起身,缓缓摘下轻纱帽,望着鸿熙,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他痛哭起来。

“没了!被宋军······”管家也红了眼道。

鸿熙刚想抬起手轻抚陶萧的头,不料听到剑出鞘的声音。

“不管谁没了,谁还在,不许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婷婷拔剑朝鸿熙和陶萧两人之间刺去道。

鸿熙推开了陶萧,对越婷婷道:“婷婷,你俩认识?”鸿熙以为婷婷与陶萧认识,其中有误会。

陶萧正在伤心处,一听到鸿熙喊那女子叫“婷婷”,更是来气,二话不说,拔剑来战。

陶萧剑略前挺,剑尖颤动,似左实右刺婷婷。婷婷秉性刚毅猛烈,对于变幻多端且密细的剑法招架不住,战了20个回合节节后退。

店掌柜的大喊道:“你们再打,我可要喊官了。”

两人听后,都住了手。

鸿熙走到中间,对两个姑娘道:“二位,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的,等以后再算吧,现在不是搞内斗的时候,咱们不如先吃饱饭。”

婷婷一巴掌拍在鸿熙肩膀上道:“哼!不吃了,气饱了,我现在就要去南祁城,你陪我去。”

店掌柜道:“姑娘,现在去南祁城不妥,天色已晚,不如你们赔了我的家什,再住一晚,明个儿再启程不迟啊!”

婷婷赌气道:“赔?要是我不赔呢?”

店掌柜厉声道:“哼!不赔?报官!”

婷婷一剑架在店掌柜脖子上道:“你敢!”

店掌柜毫不畏惧道:“你杀我,我看你走不出这个店!”

此时,从厨房走出来几个拿菜刀的伙计。

管家劝解道:“好了好了,大家以和为贵,出门在外靠的都是朋友,有什么恩怨,明天再说吧!”

婷婷也不想伤及无辜,收了剑,坐下道:“快给我上俩馒头!”

店小二看了看掌柜的眼色,应声道:“好嘞,上俩馒头!”

在吃饭时,几个人围桌而坐,婷婷瞟了瞟几眼陶萧,果然比自己漂亮几分,自知自己没这种姿色,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在越家庄那么多年,一直没对哪个男人有好感,这才认识一个,刚有点开始,就要被这个拉镖的夺了去,心有不甘。

婷婷故意对鸿熙道:“鸿熙哥,我俩同骑一匹马一整天了,你搂得我太紧,现在才感觉到身子骨有点累。”

鸿熙不以为然,边大口吃饭,边回应道:“是吗?我也是头一回骑马,特别紧张,不好意思啊!”

陶萧听了,使劲地咬了一口馒头,默不作声。

婷婷又道:“还有啊,我给你擦汗的手绢,还在吗?”

鸿熙从口袋中抽出来道:“在的,你看。”

婷婷满足的微笑道:“嗯,你先拿着吧!”

陶萧猛然站起身,提剑上楼。

鸿熙问道:“你吃饱了?”

陶萧头也不回道:“饱了!”

婷婷趁热打铁又大声道:“鸿熙,明早一定要陪我到南祁城,然后把我家人救出来哦,你答应我的。”

鸿熙道:“答应你的,一定做到。”

陶萧狠狠地关上了房门。

是夜,月明星稀。

鸿熙在睡意中,忽然感到一阵阴冷的风吹进来。

“鸿熙——”

鸿熙警觉的坐起身,凭直觉,这个声音应该是一个幽魂。

鸿熙打开了通灵眼,朝窗户前望去,原来是陶镖头的鬼魂。

“陶镖头,你怎么还没去投胎吗?”

“心有挂念,不想去啊!”

“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你女儿。”

“哎,我死不足惜,但萧儿从小没了娘,现在又没了爹,我对不住她。”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现在人鬼殊途了,我劝你还是赶紧去投胎了吧!”

“我今晚来找你,有两件事。”

“你说,只要我能帮到的,一定帮。”

“萧儿就托付给你了,以后你能帮我照顾她吗?”

“这个,镖头,不好办啊,作为朋友,我照顾她也是应该,你要是说托付,这个就严重了。”

“男女之事,我也不强求,但看得出来,我家萧儿是喜欢你的。不过,你若已有意中人,随她的命吧!我只求你以后对她能照应一些,也算了却我的一桩心事。”

“作为朋友,我答应你,我对她如一家人。”

“好,我在此谢过,感激不尽。”陶镖头跪下道。

“请起,不要有事没事都下跪,你们古代人真是礼节多,握个手不就结了吗?另外一件事呢?”

“另外一件事,宋兵马上会到,你们赶紧离开。”

“怎么会!”

“店掌柜已报官了,你以为个个都是好人吗?赶快离开吧!”陶镖头说罢,阴风随着窗户的关闭,远去。

月光下,一群黑影掠过树梢。客栈被团团围住。几个轻功了得的卫士跃上屋顶,轻轻掀开瓦片,朝下射了一把弩箭。房门的士兵听到应弦,立刻破门而入,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东西就砍。

王荀在客栈门外等消息,但他心里早已知道,此事不会这么轻易得手。

“报少将军,扑空!”洪德道。

“跑得比兔子还快,飞鸽传书,报大将军,请求派黑探子散落各处进行打探!”

“少将军,其实我觉得没必要再跟这些小毛孩纠缠下去,行军打仗才是咱们最拿手,现在在干些捕头干的事情,头疼!”洪德抱怨道。

“行行行了,你知道个屁啊!找到他们,抓住黑巫师,让他给我们大宋预测一下未来。至于其他人,杀掉就算了!”

店掌柜的为了拿到赏金,堆着笑脸上前道:“少将军,这个报信的事儿。”

“掌柜的,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你的。”王荀说罢,命人将两袋金子放在掌柜的手里。

“谢将军,谢将军恩待。”掌柜的乐得合不拢嘴。

王荀给洪德使了个眼色。

洪德变脸道:“掌柜的,你是不是给我报了案,又偷偷知会通缉犯逃跑,拿双份钱啊!”

店掌柜听后,惊慌跪下道:“这我可不敢啊!给我雄心豹子胆都不敢这么做啊!”

“哼!难道是我通风报信的?”

“这个也说不准啊,”店掌柜嘴快,想想又立马改口道:“啊不,你怎么会通风报信呢?”

瞬间,洪德的剑出鞘,手起刀落,将店掌柜的双手掌砍了下来。

店掌柜的惨叫起来。

洪德刚要把店掌柜的脑袋砍下来。

鸿熙从树丛中飞身喊道:“住手!不要在滥杀无辜,孤魂野鬼够多的了。”

王荀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会自己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