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火影之狂鬼自来也 共22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2章 有些人越理他就越得意

  • 书名:火影之狂鬼自来也
  • 作者:G330室长
  • 本章字数:29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0:27

【五更】

这天,孔诏漫步在花谷之中,忽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出手,只见几只孔雀翎飞向不远处的花丛中,接着便是几声爆炸声响起。

孔诏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随后便向某个方向转过头说道:“下次把陷阱做好一点,真元散发得连我肉眼都能看到了。”说完,便继续淡定的赏花了。

而在某个树屋内,若叶正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用的玄光水镜,那孔诏淡定欠扁的样子就出现在这里面。

“叶叶……我早说过的吧?孔前辈根本不会中招的。”芸池无奈的说道,

“无路赛!!这个可恶家伙只是运气好罢了!!”若叶傲娇的吼道,随后一脸恐怖的说道:“这次不行下次就一定能行了,我这里还有一大堆陷阱呢!”

接着,镜头一转,便发现若叶身后有着几大箱的符咒,

“真是的……你要有这闲工夫,拿去修炼不是挺好的吗?”芸池头疼的说道,话说最近几个月若叶也越来越小孩子气了。

“我就是看不惯这家伙欠扁的样子,一副鼻孔朝天,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拽什么拽!”若叶愤愤不平的说道,

“其实只是因为这几年他一直在捉弄你,所以你想报复他而已吧。”芸池说中了真相。

“……”若叶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爆发道:“我要让他步步为营!!”说着,便活像个大力士一般,把几大箱符咒全部抱了出去。

……

“最近为若叶那孩子伤透了脑筋吧?”彦彤看着眼前一脸风轻云淡的孔诏说道,

“还行吧,只是技术还是差了许多,一眼就能看出来。”孔诏表示毫不在意,若叶在他眼中就是战斗力只有五的孩子。

“那是当然的了,如果连你都中招了,那我们凤凰一族还怎么立足啊。”彦彤掩嘴轻笑了一下,果然,在他们这些人眼中,若叶还只是一个孩子,而且只是没有战斗力只会淘气的孩子。

“不过,你把人家的陷阱破了还去提建议,那孩子只怕是对你已经恨得牙痒痒了吧。”彦彤无奈的看了孔诏一眼,这家伙别看面瘫一个,实际上也腹黑得紧。

他长期以来,在看穿了若叶的陷阱之后,如果只是淡淡的嘲讽一下就算了,可是他不,他还要针对这个陷阱的弱点和暴露的原因说上一遍,有时候一遍不过瘾他还要说第二遍。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若叶可能还要虚心接受,可是这话是孔诏说的,若叶就不能淡定了。于是,这俩人的梁子就这么结了下来。

“我那只是为她好,如果她能放弃那些幼稚的想法,安心去理解我说的内容,只怕早就成功了。”孔诏淡淡的说道,你确定你只是为了教育她?总觉得这货也不是个好东西……

“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呢?继续和若叶玩这种游戏?”彦彤美目看向孔诏问道,

“不,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确定了若叶没有在陷阱上的天赋,所以就不再浪费时间了。”孔诏十分肯定的说道,其实是因为你已经玩腻了吧?想换个游戏了吧?

“我决定让她在暗器方面试试。”孔诏把玩着手上的一束孔雀翎说道,

“你是说,繁华锦珊?”彦彤的双眼之中,忽然精光一闪,若有所思的看着孔诏,

“繁华锦珊?以那丫头的本事只怕还学不会。”孔诏不屑的表示,随后又说道:“不过学学基础还是有必要的。”

“呵呵,你啊,刀子嘴豆腐心。”彦彤岂会看不出这个腹黑的家伙也傲娇了,他其实也想教若叶,只是不想说出来罢了。

“随您怎么理解好了。”孔诏耍浑的说了一句,便退下了。

于是乎……就有了以下一幕:

“丫头,从这几个月来看,你根本没有做陷阱的天赋。”孔诏站在若叶面前,仗着身高优势,极有优越感的俯视着若叶说道,

“……”若叶没有说话,只是芸池知道,她此刻恐怕肺都要快气炸了。

“所以这次我是来通知你,换个方向,试试暗器如何?也许你能偷袭成功呢。”孔诏傲气的说道,虽然说的是那样,可是听他那个语气就知道他根本不看好若叶,

“……”若叶继续沉默着,事实上,她是在压着自己的怒火。

“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这是暗器基础,自己学着点吧,别再像做陷阱那样了。”说完,孔诏就把一本线装书丢给若叶,然后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离开了。

“我要杀了他!!这个混蛋!!”若叶在孔诏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一脸恐怖的咬牙切齿的说道,那表情,就跟地狱里的阎罗似的。

“叶叶!冷静!冷静啊!!”芸池着急的说道,

“我一定要杀了他!说什么陷阱不适合我,你看他那拽样!我一定要把他那张面瘫脸给撕得粉碎!!”若叶暴怒起来完全就没有理智了,先不说陷阱的事,就你那实力,人家可是金丹期诶……

“叶叶在这里和孔前辈的关系,只怕是全境上下最差的了……”芸池在若叶体内无奈的叹道,

就这样,若叶开始学起了暗器。而孔诏给她的那本所谓的暗器基础其实并不完全是基础,而是孔诏多年以来对暗器的心得总结,从最初的基础训练到最高级的以心御物,那上面写得都有。

而因为是文言文,所以那么一指厚的厚度就能完全容纳所有精要……

至于文言文若叶能不能看懂的问题,那就太小看若叶了。她在这里已经完全学会了中文,对于自己的名字发音也不再纠结了,文言文也从孔诏的日常捉弄中学得差不多了,由此可见,孔诏完全是有备而来,他早就想把这些东西教给若叶了。

只是,对于孔诏说自己陷阱不行的若叶十分不满意,她也没有放弃陷阱,反而一开始就在向暗器陷阱方向研究,准确的说,应该叫机关陷阱。

之前的符咒陷阱由于若叶自身对真元控制不是很好的原因,导致真元外泄被孔诏察觉。这次的机关陷阱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了,只要把陷阱做得隐秘一点,自然一点,孔诏想察觉也没那么容易。

只是,越隐秘越自然的陷阱就越不好做,同时要保证威力的话也不容易,所以若叶就在这方面继续努力着。

芸池每天看着若叶沉浸在她的研究着,在为她感到充实的同时,也在为孔诏感到不幸,竟然被这样一个家伙惦记上了,要知道若叶经常会时不时的阴笑起来,就连晚上做梦说梦话都是“孔诏去死吧!”之类的。

之后的一段日子,若叶便在凤凰境内上下全部安装上了机关盒子,都是那种可控机关,若叶虽然不爽孔诏,可是对其他鸟鸟还是挺好的,她可不想误伤到他们。

然后便是若叶长期在树屋内开着类似监控器的玄光水镜监视孔诏的一举一动,只要他到了攻击范围,若叶就触动开关。在若叶的想象中,应该是孔诏被扎成刺猬或者被轰得灰头土脸的。

可是结果却并不如若叶想象得那么美好,因为孔诏不是提前把机关破坏了,就是在机关发动的同时,竖起了真元罩,如同开了乌龟壳一般,在“唰唰”的机械声照顾下,如入无人之境,顶着个乌龟壳,十分淡定的走在机关路上……

“作弊!这绝对是作弊!!耍赖啊他,居然用真元罩!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干掉他啊!!!”若叶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叫屈起来。

“呃,恕我直言,叶叶,不是你什么时候才能干掉他,而是你根本不可能干掉他。”芸池满头黑线的说道,

顿时,若叶背景灰白,整个人都ORZ了。

“其实叶叶,你这样恐怕是钻了牛角尖了。”这时,芸池提醒道,

“诶?怎么说?”若叶顿时抬起头惊讶的问道,

“你想啊,为什么孔前辈一直以来都这么容忍你的挑衅?那说明他也乐得看你挑衅他,而你越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他就越高兴。”芸池,我该说你真相帝吗?

“有道理!”若叶一下子就被点醒了,是啊,为什么要顺着他的意思来?

“那么你可以尝试一下反着来,他越想让你挑衅他,你就越不这样做,听他的话,老老实实的修炼,他嘲讽你你也不理他,这样一来的话,他不就没兴趣了吗?”芸池嘿嘿笑道,此刻她是笑得无比阴险,这样既可以解决两人关系越闹越僵的问题,又可以让若叶把心思回到修炼上,真是一举两得啊。

“哈哈,芸池你真是个天才,好!从今天开始,我就不理他了,让他一个人玩儿去。”若叶高傲的抬起头哼了一声,便不再把心思放到什么机关陷阱上,而是真正的学起了暗器和其他东西。

而被遗忘的某只孔雀……

“最近好无聊啊……”孔诏一脸淡定的背负双手,45度角仰望天空,虽然是那么诗意的样子,可是心里却想的是丝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