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火影之狂鬼自来也 共22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章 **是可以再次点燃的

  • 书名:火影之狂鬼自来也
  • 作者:G330室长
  • 本章字数:293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0:27

【九更】

“我回来了。”自来也在送鸣人回家之后,也漫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水门家离他也不远,最多几步路的距离,看来水门还是不想离自来也太远啊。

“没人吗?”自来也在等了一会儿后也没有听见屋里有动静,耸了耸肩后,无奈的笑道:“看来她还在忙呢。”

自来也穿好拖鞋后,打开客厅的灯,看了看屋子,感觉没什么变化后,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过了一会儿,自来也觉得甚是无聊,忽然就冒出了一个想法,

“趁现在时间还早,干脆给纲手一个惊喜。”想罢,自来也便起身走进厨房,看了看冰箱里还剩多少东西,然后便出门买菜去了。

今天晚上纲手下班很晚,因为医院有一个课题需要她主持,直到晚上八点钟,纲手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

站在玄关处脱掉高跟鞋,或许因为太累了,而且她也没开灯,纲手并没有注意到鞋柜里多出的一双木屐。

如果纲手回来得早的话,肯定是去厨房做饭,不过今天太晚了,纲手实在是没有心情和力气去做饭了,所以她也没有多想,直接奔二楼而去。

“喂,晚饭都不吃,身体怎么受得了。”身在暗处的自来也见纲手居然直接上楼,不由得点亮了早已准备好的蜡烛,无奈的对纲手道,

“自来也?!”纲手的身体一顿,不可思议的回望过去,那个让她倍感思念的声音居然就出现在她的身后。

“真是,不吃晚饭就想去睡觉吗?”自来也在灯光照明下来到纲手面前,牵起她的手引了下来。

“我可是辛苦了一下午做了这顿烛光晚餐啊,你不表示一下就要去睡觉啊。”自来也没好气的看着纲手说道,

“可是,今天我实在是太累了。”纲手不好意思的对自来也说道,

“是吗,那,我喂你。”自来也拉着纲手的手坐到餐桌对面,神情款款的看着她。

纲手有些脸红,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羞涩过了,她可是已经五十多岁了噢,虽然看上去还跟三十岁左右一样,但是能让她这样心跳个不停的场面,还是很少了。

纲手的俏脸在烛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醉人,眼神中传递出的害羞和紧张,就是自来也这等老手也为之迷醉。

纲手如同成熟的苹果,风姿妖娆、妩媚动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质,她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就能让人沉醉在她的气场中。

毫无疑问,自来也是爱着她的,但是,再怎么坚定的爱情,经过岁月的沉淀,还是会慢慢平淡下来,再无激情可言。不过,就是因为纲手这迷人的气质一直没有改变过,所以自来也一直都没有丧失这份激情,直到现在,他还是如同热恋中的男方,无时不刻都想着表现自己,给纲手展示自己优秀的一面。

自来也替纲手切好一块牛肉,然后递到她的嘴边。

纲手也默契的张开嘴,一口咬下那份量刚刚合适的牛肉,一边细细的咀嚼着,一边满含笑意的看着对面的自来也,欣赏着他为自己忙碌的样子。

两人一人一口,时不时喝上口红酒,期间没有对话,自来也是不想让纲手多说,怕她累着,而纲手则是觉得,这样就够了。

两人眼神交流不断,柔情蜜意的,似乎现在才是正式谈恋爱时的生活。

牛肉吃完之后,两人慢慢的喝着红酒。没过一会儿,纲手就有些微醉了,她那洁白如玉的脸蛋上,透着醉人的酒红,不知是因疲惫还是酒意形成的迷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来也身上没有离开。

“纲手,你醉了。”自来也端着酒杯看着纲手那美艳的样子,有些痴迷的说道,

“那你呢。”纲手撑着额头,慵懒的笑道,

“我?”自来也轻笑了一下,随后紧紧的看着纲手道:“我不是早就醉了吗,纲手哟?”

纲手满含深意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摇晃着红酒杯,看着那酒杯里的红酒在酒中摇曳。

过了一会儿,纲手放下了酒杯,然后起身道:“我去上个厕所。”

刚转身,却仿佛被桌脚拐了一样,一个趔趄,便向前倾倒。自来也手疾眼快的赶紧起身来到纲手身前抱住她,紧张的问道:“没事吧?”

随后对怀里的纲手责备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谁知纲手忽然从自来也怀里站了起来,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笑道:“我故意的。”说完,便直接扑向自来也,柔软的双唇紧紧的贴上了自来也的嘴。

自来也一愣,随后便抱着纲手激烈的回吻着。说实话,自来也绝对没料到纲手会这么大胆,这么主动,所以这让他感觉到格外刺激。

他一边吻着纲手,一边在纲手的身上摸索着,两人的呼吸声也越来越重,直到纲手有些受不了了,才推开了自来也,喘息着看着他。

“你可真是性急,你想憋死我吗?”纲手嗔怪着对自来也说道,同时,还抛了个白眼,

“嘿嘿,谁在你面前还把持得住啊,这不是你先吻我的吗?”自来也一点也不内疚的笑道,

“还想要吗?”纲手呼吸顺畅之后,慢慢走到自来也面前,柔荑在自来也的胸膛上滑动,

看着纲手那妩媚动人的样子,自来也顿时感觉血气上涌,他抓住了纲手的手,双眼紧紧的看着纲手道:“你这可是在引我做坏事啊。”

“呵,那你上不上当呢?”纲手轻笑了一下,继续挑逗着自来也道,

“上!当然上!”自来也不再忍耐,直接抱起纲手上了二楼,来到自己的房间。

自来也几下除了衣服便扑向了床上的白羊,在自来也熟念的手中,纲手也很快被剥得一干二净。夫妻俩紧紧的抱着对方,一边索吻一边抚摸着对方的身躯,前戏做足之后便进入正戏。

几十年的感情似乎就是今天最为激烈,自来也耕耘得颇为用力,纲手也甚为配合的娇喘连连。

两人在三个小时内便已变换了十几二十个姿势,自来也的小蝌蚪们已经喷了两次了,纲手的小乌龟也泄了七八次了,只是就算如此,两人也依旧不知疲倦,直到凌晨一点,两人才疲惫的睡下,这一晚,两人真是太疯狂了……

第二天早上,太阳透过没有拉拢的窗帘射到了自来也的脸上,让自来也紧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醒来。

自来也转过头看了看熟睡的纲手,那甜美祥和的表情,完全想象不出昨晚的疯狂。

“这位公主大人昨晚战斗力惊人啊,还好咱战斗也不弱,差点丢盔卸甲。”自来也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在心里暗暗想道,

话说昨晚小蝌蚪们溜出去三次,自来也也有点吃不消了,果然是应了那句话,地是越耕越肥,牛是越耕越瘦啊,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啊。

自来也想及此,也不由得笑了笑,心道:“看来以后得节制一点了,咱平时也挺节制的,谁叫昨晚纲手太勾人了啊。”

不是自来也定力不够,而是敌人太强大了……

自来也起身穿好衣服,然后在纲手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便下楼做早饭去了。而在自来也离开之后,躺在床上的纲手也睁开了眼睛,看着门口甜蜜的笑着。

她昨天可没有预谋啊,她那完全就是情动之后的自然行为,谁叫昨晚自来也那么温柔。

不是纲手不够矜持,而是敌人太强大了……

好嘛,该说你俩不愧是夫妻吗?咋这种事都能怪到对方头上去?行个夫妻之道周公之礼很别扭吗?还要找理由……

“五十岁的夫妻之间的事,你不会懂的,何况,你连女朋友都没有谈过呢。”躺在床上的纲手美目连转,鄙视的对某只蒙面男说道,

“……”某只蒙面男表示中枪很深,捂着胸口慢慢倒下。

在床上赖了半个小时后,纲手便穿戴好起床了。等她走下楼的时候,早饭已经做好了。

“哟,纲手,醒了啊。”自来也坐在餐桌上看着走下来的纲手笑道,

“太累了,多睡了一会儿。”纲手也不在意昨天的事情,很自然的笑道,

“谁叫你贪欢无度,一个晚上就要了那么多次。”自来也无奈的说道,

“你可别告诉我你没舒服过?”纲手鄙视的看着自来也道,

“呃……”自来也语憋了,吃亏的他只好闭嘴,默默的吃早饭。而纲手则十分得意的看了自来也一眼,满意的笑了笑,便开心的吃早饭了。

果然是老夫老妻啊,这种事都可以拿到这里来说。

阿诺,应某只蒙面男的要求,最后插播一条广告,

“我……我……我好想找个女朋友啊!!”某只蒙面男仰天凄惨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