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火影之狂鬼自来也 共22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9章 父爱通常都如山般厚重

  • 书名:火影之狂鬼自来也
  • 作者:G330室长
  • 本章字数:293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40:27

木叶的天空,万里无云,是个难得一见的好日子,今天阳光真好。

难得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在家里宅着,对于卡卡西来说,好天气就是用来宅的。

吃完午饭,卡卡西拿着《亲热暴力》躺在自家房顶上,一边看着小说一边晒着从树叶下滤过的阳光,显得极为惬意。

“卡卡西,吃完了饭就要运动,否则你会长胖的。”卡卡西的母亲站在庭院里对着屋顶的卡卡西说道,

“吃晚饭我有做运动,不用担心,妈妈。”卡卡西淡淡的回应道,

“就算是运动也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会得阑尾炎的。”卡卡西母亲提醒着道,

“是,只是简单的有氧运动而已,附带一段眉毛舞。”卡卡西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然后翻了一篇页。

“这么好的天气就不要在家里呆着了,还不出去多交几个朋友,都这么大的人了,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卡卡西的母亲继续碎碎念。

“好天气就是要在家里宅着,何况我喜欢的女生名花有主,喜欢我的女生惨不忍睹,两个总结,命苦。”卡卡西要死不活的说道,

卡卡西的母亲还待说些什么,这时,穿着老旧和服的朔茂慢慢踱了出来,对她说道:“卡卡西不愿出去你就别多说了,你再说几个小时他还是待在上面。”

“嘿,你这老头子,我这不是为了儿子好吗?这么大岁数了咋还不结婚呢?我还指望着抱孙子呢。”卡卡西的母亲走到朔茂面前抱怨道,

“孩子们的事你这个老太婆瞎搀和啥?他找得到就找,找不到就算他没本事,你在这里干着急还不是没有用。”朔茂教训了一下自家老婆,

“行,你们爷俩就欺负我吧,我不说了行不行?我不说了行不?我洗碗去,气死我了。”卡卡西的母亲指着朔茂发了一通脾气,然后便碎碎念着洗碗去了。

“老太婆是不是年纪大了脾气也怪了。”朔茂怪模怪样的看着她嘀咕着说道,

卡卡西躺在屋顶上听着父母的唠叨,心里显得十分平静,外面那紧张的生活,远不如这样平静的生活来得快乐。

与其每天勾心斗角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还不如躺在家里听听父母的唠叨,这样的生活,多好啊?

只是父母总有一天要离我们远去,卡卡西有时候看见老母亲已经全白的头发,想着以前老母亲为自己做的一切,心里就会有一丝酸楚和愧疚。

父亲朔茂的脸上也爬满了皱纹,如今已经有了浮肿的眼袋的朔茂和那平和的气息,仿佛再也看不到当年叱咤忍界的白牙的身影,更多的,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

“卡卡西,别一天到晚就会看自来也那小子的工口小说,你要多花点心思在谈恋爱上面,哪里还会被你母亲这样念叨?还有,今天的修炼你想什么时候完成啊?我先警告你,如果今天的修炼没有完成的话,不准睡觉啊。”朔茂在底下喋喋不休的说着,

卡卡西不得不合上了小说,心道:“还忘了一点,父亲也越来越啰嗦了。”

卡卡西翻下屋顶,睁着一双死鱼眼对朔茂说道:“啊,我现在就去修炼。”

“等等。”朔茂叫住了转生欲走的卡卡西,然后在他诧异的眼神中,从房间里拿了一套茶具然后对卡卡西说道:“走,一起去。”

卡卡西的眉毛一扬,轻笑道:“您是在家呆的无聊了吧?”

“少罗嗦,快走。”

看着父亲拿着茶具的身影,卡卡西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就跟了上去。

到了家里的训练场,朔茂安详的坐在一旁煮着茶,卡卡西则在场内做着各种训练。

尽管卡卡西已经是无限接近于影级了,可是到目前为止,每天的基础训练卡卡西从来没有落下,用朔茂的话说,基础夯多少遍都是不嫌稳扎的。

就算现如今卡卡西的基础已经十分牢固了,可是如果每天都轻轻夯实一遍,它还是会松垮的。

看着儿子在场内翻飞的身影,朔茂一边喝着茶一边感慨着时间的流逝。同时,对于儿子现目前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到底缺少一些什么,朔茂也心知肚明。

过了一会儿,卡卡西的基础训练结束了,正准备做一个系统的刀术训练的时候,朔茂忽然开口道:“你这样挥刀挥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卡卡西一愣,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有些不解的看向朔茂。

“你挥的是什么?”朔茂看着卡卡西说道,

“刀啊?”卡卡西理所当然的说道,

朔茂无言的摇了摇头,挥了挥手,示意卡卡西自己随意。

卡卡西皱了皱眉,然后按照往常的节奏来进行训练,可是刚才经过了朔茂的插话,他现在感觉自己挥刀的动作极其别扭,以至于到后来就完全变形了。

失败了的卡卡西没有再继续,因为他现在的这个状态要是继续的话肯定还是失败的。

“父亲,这……”卡卡西提着武士刀走向朔茂,话还没有说完,朔茂就接着说道:“这就是你挥的刀。”

卡卡西紧皱着眉头,想从自己父亲身上寻找到答案。

这时,只见朔茂随意的捡了一根树枝,当朔茂拿着树枝指向卡卡西的时候,卡卡西顿时感觉有一股状如海啸一般的压力涌向自己。

耳边尽是海浪的咆哮声,海水将自己淹没,水压从四面八方的压向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

父亲手中的树枝在这一刻也仿佛化身成了凶恶的鲨鱼,张着血盆大口向自己袭来。

就在卡卡西快感觉到鲨鱼要咬掉自己的头的时候,四周的压力尽去,一切幻想都消失了。

父亲朔茂依旧坐在那里喝茶,手中的树枝也被丢到一旁。

“滴答”

这个时候,卡卡西才发现,自己早就汗如雨下,脚尖前面的地面已经被汗水打湿,衣服也因为汗湿紧紧的贴在身上。

“这就是你一直缺少的东西。”朔茂淡淡的对卡卡西说道,

卡卡西喘着气稍稍平息了一点,然后看向朔茂道:“刚才,那是什么?父亲?”

“你看到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刚才只是向你释放了一点我的刀意。”朔茂解释道,

“刀意?”卡卡西不解的看着朔茂,

“所谓刀意,便是刀术的灵魂,一个人如果没有刀意,那么他的刀术永远都不能大成,你一直以来缺少的便是这如同灵魂般重要的刀意,所以几年了,你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朔茂看了一眼卡卡西道,

“那我怎么样才能拥有刀意?”卡卡西紧追不舍的问道,

“那要问你自己。”朔茂直接回到道,然后站起身来走到卡卡西面前,用手指着他的心脏道:“问你自己的心。”

“我自己的心?”卡卡西愣愣的自语道,

朔茂背着双手走到卡卡西身后,仰望着天空道:“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刀意,原因就在于每个人所经历的事情不一样,所领悟的东西也不一样,我能传授给你领悟的方向,却不能告诉你领悟的方式。刀意是需要你自己去掌握的,握住了便是你的东西,握不住,便不属于你。”

说完,朔茂转过身来,看着卡卡西的背影道:“给你一个忠告,想想自己的执念是什么,然后,一往无前的前进吧。”

最后,朔茂留下了卡卡西一个人在那里静静的思考,他端着茶具回去了。

自己的执念?那是什么呢?

自己的坚持?自己又在坚持着什么呢?

不用怀疑自己是否有过这些东西,如果没有的话,自己又是如何活到现在的呢?如果有的话,自己应该如何找出来呢?

卡卡西站在那里一直在思考,他的思绪飘到很远,他好像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从他小时候到现在所经历的事,他全部回顾了一遍。

虽然因为时间的流逝,有很多事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能回忆起来的,都是对他十分重要的曾经。

躲在暗处的朔茂也暗自打量着已经站着不动几个小时的卡卡西,背靠着墙壁,抄着双手,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

“如果说那渐沉的夕阳是我的话,那么你,我的儿子,旗木卡卡西,就是明天初升的朝阳!”朔茂在心里想道。

而就在夕阳消失在地平线之际,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卡卡西忽然睁开了眼睛,全身猛然释放出了一股类似于朔茂却又有着区别的气息。

一直守着卡卡西的朔茂感受到这股气息,他便知道,卡卡西悟了,从这一刻开始,卡卡西正式步入了影级的行列,同时,他也有资格正式继承自己的白牙之名。

“不愧是,我的儿子。”朔茂在卡卡西看不见的地方,露出的满意的微笑。